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四期:奴性坚强

自媒体 自媒体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四期:奴性坚强


[本文来自:www.pp00.com]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四期:奴性坚强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文来自:www.pp00.com]

作者:总攻大人

Chapter 4


第四期  奴性坚强

chapter  four


池苏念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都是美院毕业的,毕业之后池苏念就去美国镀金了,阮西子为了承担大学学费已经历经艰辛,实在撑不起美国高昂的生活费和学费,就放弃了出国。

从那以后,她也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出身上就不如池苏念,就算追得她再怎么紧,也永远无法真的超越她。

在阮西子面前,在她前半生的求学生涯里,池苏念就像一座高山,不管是比赛还是一切涉及成绩与投票的活动,她永远都排在池苏念后面,久而久之,其他人渐渐开始叫她万年老二,他们甚至忘记了,哪怕是第二名,也需要非常努力才可以拿到。

很长一段时间里,池苏念的光芒将阮西子压制得什么都不剩,以至于她心理扭曲到根本无法和人好好相处,别人的一颦一笑都会让她胡思乱想,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她的求学生涯就是在这样的极度自卑之中度过的。

以前她以为毕业了,就可以摆脱这种阴影,就可以走出来过自己的人生,但现在看来,只要她想往上爬,想变得更好,就得面对现实,就得接受池苏念再次压在了她头上这个事实。

“怎么不说话,不认识我了?我是苏念啊。”

怎么会不认识呢,就是因为太熟悉了,熟悉这个好像噩梦一样的人,所以才说不出话来。

阮西子不断在内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表现出畏惧和退却,那只会更让对方看不起,她努力了许久,才勉强平静地说道:“怎么会不认识你。是苏念,我们是同学,我自然记得你。”池苏念微笑着,眼神不自觉开始打量她,阮西子的变化在她看来还是很大的,她长高了,身材也变好了,手臂和腿都细细的,盈盈婷婷地站在那里,叫人很难移开视线,看一眼便忘不掉。她的妆容精致漂亮,巴掌大的脸蛋上挂着疏淡的笑容,那双眼睛,想看她又不敢看,尽管她很努力在掩饰,但怯懦根本掩饰不了。

池苏念满意了,嘴角笑容扩大,上前一步轻抚过她的肩膀,柔声说:“你的裙子很漂亮。”她轻抚过她的衣角。

阮西子回了她一个笑容,没说什么,池苏念便继续道:“是去年的夏款吧?这种款式很经典,多少年都不过时,可以穿很久呢。”

女人之间对话,讽刺起对方来,除了工作事业,就是男人、包和衣服。

阮西子在这些方面,没有一个地方比池苏念强,她最心爱的一条裙子落在人家眼里,也不过是个过季款,她嘴巴上在夸这是经典款,深层上还不是觉得她没钱,也就能买这种不过时的款式,糊弄着随便穿穿。

阮西子忍了半天才没有当场发作,她需要在这里工作,她告诉自己不要退缩,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不是二十岁,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遇见她就认输,她应该活出个样子来。

她也……不想让严君泽失望。

“谢谢。时间不早了,我们说说工作的事儿吧?”

池苏念耸耸肩笑着说:“当然,我在这里等你,就是为了交代你工作的事,这边走。”她带着她走进办公区,其他同事都在忙,也不怎么看这边,阮西子也就稍微放松了一些。池苏念对她说:“ACME的设计部没那么多规矩,大家都很忙,你要做的就是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拿出些好的创意来。”她指着角落处的位置说,“那是你的工位,因为还在实习期间,所以除了本职工作之外你可能还要……”她饱含深意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其他小事情。”

阮西子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也不是什么职场新手,她知道池苏念的话是什么意思,并且很快就开始做那些事了。

站在一楼咖啡店的柜台前,她对照着纸上写的一串文字,淡淡地说出每个人对于咖啡的要求和类别,全部说完了之后,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等着。

咖啡店的店员去准备咖啡,人走远之后,阮西子才慢慢握起了拳。

这些事,在深蓝的时候连她的助理都不需要做,全都是还没毕业的实习生做的。

结果现在呢?ACME珠宝集团的设计部全部都是专业设计师,连助理都有非常优秀的履历,她来是来了,入职是入职了,名头上是珠宝设计师没错,但实际上呢?干的是实习生工作。

憋屈、生气,但她清楚这是她要走的路。

 “小姐,您要的咖啡好了。”

店员出声,阮西子站了起来,看着满满一托盘的咖啡,抿唇接过来,笑着道了谢,转身离开。

十几杯咖啡,一个大托盘,端起来根本看不到脚下的路,她还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稍不留神就得跌倒出丑,所以她必须保持十二分的专注,免得让自己变得更不堪。

进电梯的时候,周围没什么人,工作时间大家都在忙,她也就不至于因为这一盘子的咖啡而感到尴尬丢脸。

但这样依然有一个问题存在,那就是她腾不出手去按楼层。就在她打算弯下腰把托盘放到地上自己按的时候,易则拿着文件袋走了进来,见到她的样子愣了一下。

“阮小姐?”

阮西子僵硬地保持着即将放下托盘的动作,易则非常有眼力见地把她扶住了。

“要我帮你拿吗?”他很客气,也很绅士。

阮西子摇摇头,垂下眼睛说:“不用了,帮我按一下楼层就好了。”

易则道:“好的,不过麻烦阮小姐稍微等一下。”

等?等什么?阮西子抬眼望过去,正好看到了和人说着话走过来的陈倦。

冤家路窄。

陈倦真是把她这辈子所有的丢脸时刻给遇齐了,他们俩这辈子可能真要杠上了。

瞧见电梯里一脸惨兮兮的阮西子,陈倦将钢笔随手放到衬衫上方口袋,打发了身后的人,走进了电梯。

“七层,谢谢。”阮西子木讷地开口。

易则微笑着按下七层,随后按了总裁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电梯门缓缓关上,透亮的内部结构倒映出三个人的模样,尽管阮西子很不想去关注,但她还是看见了,她看见陈倦正透过反光看着她,或许是她想多了,她好像看见他在笑,嘴角似笑非笑地勾着,讽刺意味十足。

阮西子一直以为自己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了。可这会儿她很懦弱地红了眼眶。

是她想多了,是她想多了,她不断这样告诉自己,她想告诉自己你只是被池苏念的出现给影响了,所以才觉得人人都在嘲笑你,其实没有的,他们都很友善。

好像为了证明这一点一样,她鼓起勇气转头看向了身边的陈倦,他笔直地站在那里,个子很高,身材颀长,五官立体而优美,有着独特素雅的东方神韵,她望过去的时候他便低头看了过来,两人目光对视,他看见了她红彤彤的眼睛,她看见了他面无表情的脸。

是的,面无表情。

他没有在嘲笑和讽刺她。

是啊,果然是她想多了。

电梯只不过上个七楼而已,几十秒的时间,她怎么那么多戏呢,看着不像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倒像是中央戏精学院的优秀女毕业生。

羞愧地收回目光,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阮西子看都不敢看身后一眼,快速跑了出去,高跟鞋啪嗒啪嗒踩在地上,声音清脆悦耳,却一点都不欢快。

电梯里,易则想按关门键让电梯继续向上,但陈倦抬手阻止了他。

易则不解地看过去,陈倦微微蹙眉,一个字也没说,直接迈开步子走出了电梯。

很奇妙的,易则就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进入设计部的时候,阮西子才放慢了脚步。她看着差点洒了的咖啡,心还在扑通扑通跳。

池苏念恰好在和人商量事情,看到她回来了,就好像对待外卖员一样招招手说:“买回来了?怎么这么慢?耽误很长时间啊。快拿过来吧。看大家都要的什么的,对照单子送一下。”

连句“辛苦了”都没有,颐指气使,将一身用心装扮,满心想要做工作的阮西子打击得什么都不剩了。

她木着脸按照池苏念的指示去做,对照着之前的单子开始分发咖啡,每个人拿到咖啡就继续转头工作,并没给钱,也不打算说谢谢。但这些都还是好的,有的不给钱不说谢谢就算了,还古古怪怪地斜睨着笑她,阮西子端着咖啡杯的手紧了紧,险些把咖啡弄洒。

“对不起。”她道了歉,快速换下一个,转身的瞬间,看见陈倦无声地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

他们之间的渊源太过私密,也只有他们自己能清楚,外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可能也是因着曾经有过那一层肌肤之亲,阮西子每次见到陈倦心里都又软又酸,就跟雏鸟一样。

“怎么又停那了?”池苏念有些不耐烦地看过来,顺着她的目光去瞧,这才发现了陈倦。

池苏念脸一白,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过去毕恭毕敬道:“不好意思陈总,忙着工作都没发现您来了,实在太不应该了。”

易则立在陈倦身边,明显感觉到陈倦周身气息很冷,池苏念大约也感觉到了,她可能觉得这是因为自己怠慢了老板,但易则却觉得并不是那样。

果然,陈倦立在那,在设计部一众人士仰慕又畏怯的目光中指着阮西子的身影说:“我请她来是做设计的,不是打杂的。这地方的总监位置现在空着,但副总监职位也不低了。我信任你,把这个位置交给你,你就这样对待我的信任? ”

池苏念诧异地看着陈倦,其实她的确有私心想打压阮西子,之前在学校,她虽然一直稳坐第一宝座,却也付出了不少努力。只要她稍不留神,阮西子就会追上来。她害怕被超越,那些年都过得很累,阮西子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个恶魔?她一直紧随其后,让她不得不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她害怕这些事在ACME重演,害怕自己的位置被取代,只能先给她个下马威。

她万万没想到,这些事会被陈倦知道,而陈倦竟然会因为这样一些小事指责她。

“对不起陈总,这是我不对,我……”她抿唇说话,余光注视阮西子,见到她放下最后一杯咖啡,回到了她的位置上,才舒了口气道,“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还算她识相,知道给她台阶下,如果她敢在陈倦面前添油加醋地告状,她保证她以后在设计部的日子不会好过。

是的,阮西子真的很懂得什么时候给人台阶下。

陈倦也看出来了。

他眼神沉沉地睨着她的方向,右手慢慢握成了拳,简单点头之后就转身走了,阮西子在他离开的时候才敢望过去瞧一眼。

她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才会让自己的日子好过,陈倦大概也看出来了。

这说好听了,是“识时务”……说难听了,还不是奴性坚强。

到底还是被轻视了。

抬手托腮,阮西子看着电脑屏幕上倒映的自己的脸,还真是一脸衰样。

她取出一张便利贴,写了一行字上去,贴在了电脑一角,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工作。

便利贴上写着——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纪伯伦>

 

 

熟悉了一整天的工作,阮西子抓住了一个重点。

ACME设计部的总监位置是空出来的。

她忽然就想起了严君泽,是他介绍她去ACME工作,陈倦本人也提到过非常欣赏他,那她是不是可以那样以为——设计总监的位置,是陈倦留给严君泽的。

如果严君泽可以过来工作,可以出任总监位置,那她以后的日子会过得舒服很多,就和在深蓝没什么区别。虽然私心上她希望这样,可替严君泽考虑一下,先不说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轻易跳槽换地方的,就说他们俩这一层前度的关系,就不太好和睦相处,他肯定不会来的。

那他不会来,她是不是可以自己争取一下总监的位置?

野心每个人都有,梦想也每个人都有,但真有信心去实现它的人不多,阮西子也只是敢想,还不敢真的去为此而做些什么,毕竟她觉得自己资历还是浅,像池苏念那样获得过不少国际大奖,在国外渡过金的,也才做到副总监位置,她怎么可能成为总监呢?

既然现在成为不了总监,那就先打好基础,等以后慢慢努力实现梦想吧。

做了决定,阮西子便开始卖力工作,然而她还是太低估了池苏念对她的打压和影响,也太高估了自己的水准和坚强,ACME设计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在陈倦来过一次后,池苏念不再交给她那些实习生才做的事情,而是非常郑重地让她先拿出几个设计创意来,这听起来是挺合理的安排,可握着笔,看着纸张上的设计,阮西子对每一张都不满意。

电脑屏幕上,是ACME设计部每个人的作品目录,都是已经发表的,每一张作品看过去都让阮西子心情低落一分,当她看到池苏念的作品目录时,彻底被打击到了。

她这些年的工作生涯还是过得太安逸了,在深蓝,她的水平虽然称不上最好,却也不算太差,可到了ACME这里,她那点本事根本就不够看,极简的独特时尚设计在这边太多见了,没有好主题、好的策划方案,根本溅不起什么水花。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她独自一桌,嘴巴上重复着咀嚼的动作,但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

忽然,她对面一暗,抬眼一看,瞧见一个年轻女孩子,她戴着一副眼镜,笑容憨厚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阮西子认识她,原小舟,她也是设计部的,但不是设计师,是助理,还是池苏念的助理。

“当然,坐吧。位置空着就是给人坐的。”她很干脆地应允,说完就继续吃东西,想赶紧吃完离开,因为她实在不想和池苏念的人有什么交集。

原小舟愣了一下,用筷子戳着饭团,半晌才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那个……阮设计师,我听说你是从深蓝过来的?”

阮西子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才掀起眼皮道:“你是来替池苏念打听消息的吗?如果是的话,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也要劝她别费这些心思,我现在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她可以放心。”

原小舟尴尬了一下说:“不是的,不是副总监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想问的……”

阮西子惊讶地看着她:“是吗?”

原小舟脸红地低下头,紧张说道:“我一直……一直非常仰慕严设计师,听说你是从深蓝过来的,就想着也许你和他共事过。”说到这儿,她鼓起勇气抬起头,认真地说,“我特别喜欢严设计师的设计,我收藏了他所有设计的图册!”她兴奋道,“要是这辈子有机会见他一面就好了。”

说完,原小舟害羞地推了推眼镜,看起来十分腼腆。

阮西子说不好自己是什么心情,但她后来没再说什么,直接起身便走了。

离开的时间有些早,大家都还在吃饭,电梯里也没什么人,她正要上去,就接到了易则的电话。

“陈总要见你,阮小姐现在过去一下吧。”易则这样说道。

陈倦要见她?这还真是稀奇,在ACME工作了一段时间,她也没少了解到陈倦的信息,不但是在业内,哪怕是在自己的公司也很少有人能经常见到他,他现在居然要主动见她,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该不会是为了催那四千块钱吧。

阮西子脑子里轰的一声,觉得自己肯定是猜对了,可她忙着工作,完全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压根没去取钱,这可怎么办?

来不及细想,阮西子赶紧跑出了公司,开车到最近的银行取了四千块钱,肉疼地塞进了背包里,又驱车赶了回来。虽然已经用了法律允许的最大速度,但还是有点迟了。

敲响总裁办公室的门走进去的时候,她就看见陈倦站在落地窗边背对着她。她关好门,朝前走了几步,默默地站着,不敢说一个字。她可是记得易则说过陈倦是非常注重时间观念的人,说好了多久就是多久,差一分一秒都不行,时间对他来说似乎非常宝贵。

也对,大老板分分钟赚那么多钱,时间当然宝贵了。

办公室里尴尬地沉默了许久,阮西子开始觉得压抑的时候,陈倦才转过了身。

他的办公室里,光线总会有些昏暗,不那么明亮,大部分时间窗帘都半拉着,或许是他不喜欢刺眼的阳光吧。

站在这样的光线下,她脑海中不自觉回想起了那个夜晚,那天他们都喝多了,记忆混乱模糊,但彼此身体的模样却好像刻在了脑子里一样,清晰如昨日。

恍恍惚惚地转开头,阮西子耳根有些发热,陈倦看了她一会儿,抬脚越过她坐到了沙发上,阮西子回眸看他,思索片刻,跟着坐到了他对面。

“陈总找我?”他不说话,她就只能先开口打开话题。

陈倦脸色不太好,他皮肤本来就白,这会儿显得更苍白了,阮西子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您看起来不太舒服,没事吧?”

陈倦淡漠地睨着她:“你在关心我?”

阮西子还没说话,他就说:“不用了,虚假客套的关心我不需要。”

奇奇怪怪的,怎么说话一直带刺,难不成心情不好?

哦,知道了,肯定是想到钱的事儿了,他那么小气,绝对是看她没主动掏钱还迟到才生气的。

阮西子想到这个,赶紧从背包里取出信封,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说:“这是四千块,之前答应取现金给您的,我拿来了。”

陈倦转开眸子去看桌子上的信封,看了几秒钟就失去了兴趣,望着阮西子说:“你觉得我叫你来,是为了这四千块钱吗?”

阮西子纳闷地看着他,无声地询问:不然呢?

陈倦直接从桌子的另一边拿来一个文件夹,将夹子打开扔到桌上,跟她说:“自己看。”

阮西子有点慌了。

她一眼就看见了,文件夹第一张就是她的设计图。

她将夹子拿到手中,一张一张翻过去,每一张她都非常熟悉,那是她进入ACME以来用尽所有灵感画出来的设计图,但这些东西她没有交给任何人,只是放在自己的抽屉里,因为她觉得这些设计稿非常差劲,根本见不得人,到底是谁整理了它们交给了陈倦,答案显而易见。

“是池副总监交给陈总的吗?”她麻木地问。

陈倦安静地注视着她,他身上有一种怪异的、魅惑的气质,当他不说话,清清冷冷地保持沉默时,你会不自觉地被他所吸引,完全不会因为他的安静而将他忽略。

甚至于,他此刻那样有些苍白憔悴和冷凝的模样,会让你觉得,他就该永远这样年轻,不该悲观和压抑。

“谁交给我的不重要。”他拧着眉,语气冷漠而沉苛,“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是不是ACME的创作环境太差,还是有其他别的原因。阮小姐的设计水准比在深蓝时下降了太多,我这样说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我真的开始怀疑,你在深蓝那些热卖的作品,是不是出自别人之手。”

一个设计师,最看重的便是名誉,说她的设计差劲她不生气,因为她最近确实无法专心于设计,应付池苏念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她根本提不起心情去寻找灵感。

可是,说她曾经得意的设计是出自他人之手,她就没办法接受了。

“陈总。”阮西子倏地站了起来,抿唇说道,“我首先要跟您道歉,我最近状态的确不好,这些设计图都是平时的乱涂乱画,没想过拿给谁看。我也想平心静气地专心研究设计,但我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希望您可以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不会太久。”略顿,她强调,“其次,您可以说我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我都接受,但您不该污蔑我的设计是假人之手。”她指着自己说,“我阮西子就算再没下限,再不堪,也是真心爱着珠宝设计这件事,也许我可以在任何事上毫无原则,但唯独这件事,我不会做任何退让和亵渎。”

他们认识以来,这还是阮西子第一次长篇大论地替自己辩解,陈倦抬眸看着站在那一脸不满和愤怒的女人,她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满都是受伤和委屈,好像有很多故事他不知道一样,她这副模样非常具有迷惑性,也许严君泽就是被她这副样子给征服的吧。

他并没忘记自己的真正目的。

他不是严君泽,不会因为女人的示弱和受伤而心慈手软,他的人生不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戛然而止,他已经无法再亲手做出任何设计,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离开之前,为ACME打下稳固的天下和坚实的基础,让所有有才能的人聚集在这里。

这样,他就算还来不及告别就离开,也不会有遗憾。

“没有假人之手。”

他开口,重复了阮西子刚才强调的话,阮西子坚定道:“没有。”

陈倦微微扬唇,却不是在笑,他低沉的声音磁性而富有魅力:“那么,应该就是没有灵感了。”

这也算是一个原因吧,主要还是因为池苏念而糟心,阮西子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不该挑明,陈倦好像突然变得非常善解人意,他忽然说:“是不是管理层令你不自在?”

他之前见到过池苏念让她去买咖啡,是因为这个想到的吧?

阮西子迟疑几秒,没否认,点了一下头。

“那么,如果严君泽成为ACME的设计总监,你是不是就能发挥出正常水准了。”

阮西子一下子就醒悟了。

虽然她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就被她自己否认了。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就明白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了。

“陈总其实不必跟我兜圈子。”她红唇开合,将他的真实目的全部摆在了台面上,“是不是从一开始您答应聘请我到ACME工作,就只是为了有一天可以说服严君泽过来担任总监的位置?对于我本人的能力有多少,您其实并不在意吧?”

陈倦没说话,既不承认也不辩驳,就在那安静地坐着,阮西子露出自嘲的表情道:“果然,我也觉得自己应该不够格进入ACME的,这一切都是看在严君泽的面子上吧?”她指着自己道,“陈总是不是想说,如果他过来,我的日子和灵感都会好起来,这也是为我自己做打算,免得我再这样颓废下去,然后理所当然地被驱逐出局,以能力不达标为由被辞退?”

她说完最后一个字,陈倦适当地给她鼓了鼓掌,微笑着说:“阮小姐是聪明人。既然这些你都想到了,那你的意见呢?”他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像雕刻一样完美,非常具有诱惑力,“你要跟我合作吗?这对我们都好,对严设计师也好。”他柔和地添了一把火,“深蓝的王烨我见过两次,他的经营理念和严设计师相差太多,现在深蓝的销售额全靠严设计师在撑着,这种日子不会太久,他迟早会离开,你跟我合作也只是让他提前离开而已。温水煮青蛙,我相信以阮小姐的魅力,肯定能成功。”

这的确是三全其美的方法。

阮西子自己也能想到,以王烨的性格和经营方法,迟早会把严君泽逼走,如果她答应陈倦,她的工作就稳定了,也只是让严君泽早点做出选择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是啊,她不是该喜不自禁地答应下来吗?

但事实不是那样。

也大大出乎了陈倦的预料。

阮西子直接上前一步,居高临下道:“我在你的印象里该是个多差劲的女人啊?居然能跟外人一起设计对自己那么好的师父和前男友……我真是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而陈总也太看不起我了。我虽然看起来很下贱心机婊,但也是有底线的,只是平时用不着不太带出来而已。”她微微一笑,妩媚迷人,看得被压制在下风的陈倦都愣住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要辞退我就辞退吧,要怎样就怎样,我在ACME一天就会撞一天钟,今天你看到的那些设计图的确都不好,是因为我跟池副总监是同学,在学校时就一直被她压着,有点心理阴影,但我会很快调整过来的。直到你辞退我那一天,我都会努力设计出好的创意,你等着瞧吧。我会让你知道,我其实还算是个不错的女人。”

说完话,阮西子后撤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微笑着鞠躬:“那么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陈总脸色难看得很,还是赶紧休息一下吧。”

语毕,她抬脚就走,关门时还发出巨大的响声,把坐在沙发上的陈倦又吓了一跳。

不多时,易则走了进来,担忧地来到陈倦身边道:“陈总,阮设计师说您不太好,您没事吧?要帮您叫医生吗?”

陈倦:“……不用。”

他抿唇吸气,敢这么和他说话,这么对他的人,阮西子是第一个。

他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来了留下你的身影

榜榜才能给你送福利哦~

嘀……

今日打卡完毕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四期:奴性坚强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四期:奴性坚强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甘肃省6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记者26日从省食药监局获悉,近期该局组织抽检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淀粉及淀粉制品、糕点、茶叶及其制品共340批次,抽检合格样品334批次,不合

  2. NO.2 【头条】两家软包厂被通报,不合格原因请大家都上点心!

    近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升级版消费品质量市场反溯专项监督抽查,分别

  3. NO.3 安徽省食药监局下架11批次不合格食品!铜陵产的有两批次!

    近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8年第44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抽检的436批次食品样品中,检出11批次不

  4. NO.4 省食药监局点名,泸州川味轩这个食品不合格,你吃过吗?

    对于爱吃火锅的人来说粉条是涮火锅时的必备菜然而,泸州这家火锅店的粉条遭了(图来自网络)▼ 泸州市食品

  5. NO.5 【广而告之】当心!这33批次食品不合格,电商实体均有销售,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 ,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抽检5类食品1209批次样品。抽样检验项目合格样品1176批次、 不合格样品33批次 。天猫

  6. NO.6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油及车用尿素市场经营秩序

  7. NO.7 2017年医疗器械企业飞行检查不合格项——文件管理

    医疗器械研发、生产,都必须有相关的文件程序。

  8. NO.8 今日立冬!注意这13批次羽绒服不合格

    ↑ 点击上方“黄山广播电视报”关注我们近期冷空气频繁发货,冬天则于今日正式登场。担当防寒保暖重任的羽绒服又被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