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自媒体 自媒体
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本文来自:www.pp00.com]

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第九调查局》

[转载出处:www.pp00.com]

作者:满地梨花雪

Chapter 2



二期 她在撒谎

chapter  two

余果上了官游的改装悍马车,坐在副驾驶上,听他说:“地铁上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你刚好也在现场?”

“嗯。”余果语气平淡地把地铁上发生的事描述了一遍:“因为距离有些远,我没有目击到案发时的具体情形。但就算离得近,也不一定能看到,因为当时的情况很混乱。受害者是名高中生,名叫张晨兴,他很有可能在被袭击前就昏迷了,因为他没有反抗过的表现和痕迹。我曾注意过他和他的同学,两人眼圈青黑,眉宇倦怠,我当时还以为他是犯困。现在想来,恐怕有些问题。”

上官游若有所思,“你还观察到了什么?事发之前,你为什么会注意到他们?”

余果耸耸肩,“我有观察周围人群的习惯,这跟我从小的经历有关。我的哥哥,曾经就是名刑警。他因为工作性质特殊,曾带着我去过很多地方,有时查案还会带上我一起去,耳濡目染,我就养成了这种习惯。之所以会注意到受害人,是因为他们那群学生过安检时,老师特意点到了他的名字。”

“原来如此,难怪你小子不像一般的同龄人!”上官游又问:“你说受害人张晨兴跟一男一女两名同学一起上的地铁,发现他被刺伤后,这两人有什么异常吗?”

“有。”余果把他们两人当时的反应陈述了一下。

上官游眯着眼睛思考,“这个叫顾子蒙的反应很奇怪。就算是惊吓过度,也不至于联想到自己身上,表现得那么害怕吧。”

“的确,他当时的情绪非常激动,为了让他安静下来,我稍稍对他使用了一点催眠。”余果试探地问,“这在国内不算违法吧?”

上官游惊讶地瞪大眼睛,随即拍着方向盘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小子真的很不错,居然还会催眠!没事没事,你这是为了安抚他嘛,对了,当时没人看出来吧?”

“只有齐小双注意到了,但看她的反应,应该是没看出来。”余果回想了一下说。

“嗯,我们到了。”上官游把车停在市局的门口,招呼他下车。

“我们不是去现场么?”余果觉得奇怪。

上官游扬眉一笑,回答道:“现场勘查有市局的鉴证科和刑警大队,我们就不用去了。那群蝗虫,就算现场留下了一根针都会找出来的,你放心。”

余果的眉梢微微一动,跟了上去。

“老赵,那孩子脱离危险了没?”和刑警大队的赵队长一碰面,上官游就问起张晨兴的情况。

赵队长叹了口气,“还在手术呢,心脏被刺破了,我看悬。中心医院的心外科主任都上了,万一运气好,说不定能活下来呢。”

“但愿如此啊,你带回来几个人?”上官游问。

赵队长指了指隔壁,“带回来三个人,两个是张晨兴的同学,一男一女。一个是当时和他们挤在一块的中年妇女,事发后她一直没走,探头探脑的,所以也带回来了。”

“我们能旁观审讯吗?对了,这位是我们局从上头借调过来的一位天才小神探,嘿嘿,让他们也跟我一块吧。”上官游笑道。

余果的眉梢急不可察地抖动了一下。

老赵看了余果一眼,没说什么,但眼底的质疑十分明显。

但他还是给了上官游面子,带着他们一行人来到审查室外的监控间,“你们看吧,我去打个电话。这案子,恐怕不简单……你也知道,从去年9月份开始,几条地铁线就一直不太平,算上上回的学生失踪案,这都多少了!而且出事的都是高中生!”

老赵说着伸出手指指了指天花板,“上面下了死命令,让我这个月就得破案,你说说……”

上官游拍拍他的肩膀,“所以我们这不是来帮忙了么。等你开完会,我们碰个头,把案情从头到尾捋捋。”

赵队长出去后,上官游开始分配任务,李跃然负责观察顾子蒙,白烈和钱钱复杂观察那名中年妇女,他自己和余果负责观察齐小双。

盯着监控屏幕,余果在大脑里问余连:“齐小双头上的发卡是不是不见了?”

余连道:“嗯,不见了。我的芯片中还保留了记忆快照,她上地铁前还戴着发卡,是淡绿色的,长方形。”

余果问:“长度和宽度呢?”

余连道:“长13.5cm,宽7cm。”

随后,他把视线放在了审讯室里的齐小双身上。只见她神色紧张,两只手一会儿放在桌面上,一会儿放在膝盖上,胸腔起伏不定,不断的眨着眼。

询问她的是一名女警官,大约是为了降低她的焦虑,没有配备男警官。

女警官问过她的名字和基本讯息,开始进入正题:“张晨兴倒下之前,你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奇怪的举止吗?”

齐小双想了想说:“没有,我,我……”

“别害怕,我知道遇到这种事不管是谁都会紧张,但他是你的同学,你应该帮助我们找到伤害他的凶手,对吗?所以不要怕,勇敢一点,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

然而女警官并没有安慰到她,反而使她更紧张了。

“我,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当时地铁上人太多了,顾子蒙还在和我说话,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你们为什么把我关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呜,我想回家……呜呜……”

女警官无奈地放下笔,劝说道:“你冷静点,先喝点水吧。”

“这么问不行。”余果道。

上官游点点头,“等等看,实在不行,让跃然去。”

余果便将目光转移到另一个监控屏幕上,发现顾子蒙的情况要更糟,房间里的两名男警官温和的开解了他半天,他依然神色紧绷,肢体抗拒,呆滞地望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肯说。

至于那位中年妇女,倒是吐出了一点线索。

“我,我叫韩春玲。今天早上坐地铁去上老年大学,这个时间总是很多人,车厢太满了,我是最后一个上车的。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很热,很挤,但是我身边那两个学生让我挺尴尬的。”

“尴尬?为什么会尴尬?”

“嗨,那两个学生应该是对小情侣,面对面抱在一起,几乎是完全贴在了一块,我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

“是哪两个?”

“就是后来倒下的男孩子,和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子。他们搂搂抱抱又不说话,嘴巴都要贴到一块了,真是……”

韩春玲似乎对此十分不耻,眉宇之间满是鄙夷和嫌恶,“小小年纪就乱搞男女关系,不知羞耻!”

“然后的事呢,您看见了吗?”

“后面我就没看了啊,把脸侧了个方向,听到小姑娘惊叫后才回了头。我还有好几站才下车,所以并没有转过身的。”她如此说道。

“有人看到你好像摔倒在了受害人身上,怎么回事?”

韩春玲一脸的惊吓,“我没有!是差一点摔倒了,但没有真的倒在他身上,多吓人啊。那么多人往外挤,我好像是被谁绊了一脚,还是推了一把,没站稳就身子就歪了几下,但幸好手撑着地站起来了。哎哟,可把我给吓惨了!警官,我不是故意破坏现场的!”

“您别紧张。”

上官游表情兴味地眯起眼睛,“这个齐小双和张晨兴原来是情侣,有点意思。余果,你怎么看?”

“我想和她聊聊。”余果看向李跃然,“李哥跟我一起,行吗?”

上官游笑着点点头,“我看行。不过我得跟老赵说一声,你们先等等。”

李跃然抬起脸来,探究的看了他半晌,视线停留在了他的左眼上,问了句:“你的AI系统,就是用这只义眼做载体的?”

余果愣了愣,显然有些意外。

他点头道:“我的左眼曾经被腐蚀性液体溅到过,失明了一段时间。后来想着,既然决定了要绑定AI系统,就干脆让专家设计成了义眼。”

“冒犯了。我只是有些好奇,因为从来没看到过这么逼真的义眼,它偶尔会发光,是因为在使用某种功能吗?”李跃然完全没有打探别人秘密的心虚,表情很坦然,仿佛只是好奇。

余果:“是的。”

李跃然还想再问,被他身边的钱钱扯了他一把。

钱钱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啊,李大头没有恶意的,他这个人就是情商太低,有点……”

余果打断了他,“快看,顾子蒙说话了。”

“啊,他说什么了?!”钱钱急忙转移回视线。

屏幕中,顾子蒙的确说话了,但却是情绪失控的咆哮,并且对着两个警官拳打脚踢,看起来他的精神状态比刚才更暴躁了。

“他为什么总是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难道做了什么亏心事?哎,大头,你分析一下啊。”钱钱用胳膊肘撞了下李跃然。

李跃然面沉如水,“现在得到的信息量太少,不方便我对顾子蒙的性格和行为特征做出分析。就目前来看,张晨兴的死对他造成了某种精神上的刺激,激发了他潜意识里非常惧怕的一种事物。但我们也不能就此说明,他就跟张晨兴的死有关,毕竟凶器还没找到。”

钱钱挠挠头,“是啊,市局的鉴证科在现场还没有找到凶器,现场已经封锁了。但那里是地铁啊,封锁不了多久的。”

“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突破口。这三个人当中,必然有一个是凶手。”李跃然说着,从荷包里掏出一副眼镜,架在了鼻梁上。

余果看了他几眼,余连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了起来:“这个李跃然很有趣啊,眼镜度数不高,他平时应该都不戴,但查案时却戴上了,莫非有隐藏的鬼畜特性?”

余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余连闲得发慌,刚刚一直不吭声,其实是连上了市局的公用wifi,并且侵入了他们的局部网,把近十五年能查到的档案都给复制下载了一份。

觉察到这点后,余果的太阳穴猛然跳动了几下,“你这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点?万一被市局的网络警察发现怎么办?”

余连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自觉,“怎么可能,我可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基于人类神经系统建造出来的AI系统!安心啦,我抹掉了所有痕迹,除非对方有跟我一样的超级智脑,否则绝对发现不了。”

余果提醒他:“我们初来乍到,要依仗第九局和市局的地方有很多。”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一定征求你的同意行了吧?”

余果十分无奈,记忆里的余连明明是个温柔儒雅、稳重大方的兄长,而且做事固守原则,对于法律和规则看的比什么都重。可自从一年前的意外之后,他的大脑被那对变态的双胞胎神经学博士保存下来,被人工智能专家艾维博士制造成了AI系统,他的性格从此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离开的上官游没有让他们等多久,就和赵队长一起回来了。

他们允许李跃然和余果一起审问齐小双。

钱钱暗地里把李跃然发现余果有义眼的事情告诉了上官游,略带忧虑地说:“这小子很神秘啊,他的义眼让我想起了变形金刚里那种可以随意变化形态的神奇金属!老大,你说,不会哪天余果的眼睛就变形了吧!”

上官游瞪了他一眼,“补补你的脑洞,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来历特殊,我都没有权限去查,你好奇可以,但别想着去查他的底!”

钱钱摇头晃脑的表示同意:“好好好,我会努力忍住的。”

“至于他是不是真有本事,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上官游目光灼热地盯着监控屏幕,“这个齐小双,应该知道点什么。”

这时的余果,已经和李跃然坐在了她的对面。他扬起一个微笑,态度自然的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好,齐小双,我们又见面了。”

齐小双看到他十分惊讶,“你,你怎么也进来了?难道他们也怀疑你……不对,你怎么会坐在我的对面?你是警察?”

伴随着她惊讶的升级,李跃然敲了敲记录本,“齐小双,不用紧张。我们希望你可以配合,只要简单的回答我六个问题,回答完,你就可以回家了。”

齐小双看了看他和余果,下意识地把椅子往余果这一侧移动了几公分。

余果看到她的这个反应,嗓音柔和了几分:“不要担心,例行问话而已,你看过电视剧,也知道会有这个程序的,对吧。我身边这位是李警官,他待会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好吗?”

齐小双沉默了几秒,点了下头。

李跃然对余果专业性的引导有些惊讶,他正视齐小双,问道:“你和张晨兴是情侣吧?”

齐小双蓦然攥紧了自己的手指,“……是的。但我们才刚刚确定关系没多久,是他……他非要追我的。”

李跃然不予评价,“第二个问题,你看到扎入他胸前的凶器了吗?”

“没,没有。”齐小双含着眼泪摇头,“我当时都吓懵了,门一开,他就倒了下去。我第一个反应是他晕倒了,但后来,身边的人都惊叫起来,我才意识到……他可能是……这时,我看到了他胸口的血!”

李跃然:“第三个问题,从起点站到第一站之间的2分10秒中,你和他距离多远?”

齐小双不假思索道:“没多远,其实挺近的,他想抱着我。我推不开就只好由着他了,但后来他嫌热,就把我松开了,自己朝着门外站着了……”

“那么,他自己对着门的那段时间,你是看不到他的脸和前胸的,对吗?”李跃然追问。

“是,是的,看不见。”

余果认真听着,忽然摘掉了自己头顶的帽子,放在了桌面上。

齐小双看了他一会儿,又垂下眼帘,“还有两个问题。”

李跃然和余果微微讶异,对视一眼。

“那么,你距离顾子蒙有多远?”李跃然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单手拿着笔,在本子上随意地画着圈。

这个动作让齐小双的精神松懈了很多,她想了想说:“也就一个肩膀的距离,是紧挨着的。”

李跃然点点头,“好,最后一个问题。你有遗失什么东西么?”

“啊?我没有丢什么东西啊……我……”齐小双摸了摸自己头发,并看向自己的书包:“我得检查一下书包。”

余果瞟了李跃然一眼,就听见余连在他脑袋里叫了起来:“这个帅哥很聪明啊,果然是犯罪心理学博士。”

“他的观察力不比我差。”余果评价。

余连突然放出一张地铁站的立体结构图,投射在半空中,不过只有余果的左眼可以看得见,“我搞到图纸了,把它全息化了,这一层所有监控摄像头的方位,也都标了出来。”

没多久,那边齐小双已经检查完了书包,绞着手说:“警官,我没有丢什么东西。所有的东西都在。六个问题我都回答完了,你,你能放我走了吧!”

余连在余果脑里喊道:“她在撒谎。”

 

赵队长让一位女警官把齐小双送回家,顺便了解一下她的家庭情况。

因为张晨兴的父母在外地,今天没办法赶回来,他要亲自去医院一趟。医院刚传来消息,张晨兴刚刚抢救无效死亡。

余果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愕然。

余连也有些惊讶,“不会吧,居然没救回来?”

“这下麻烦大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爸妈说。”赵队长快五十岁了,有一子一女两个孩子,换位思考,他完全想象得到张晨兴父母会有多么悲痛。

“尽快把凶手抓到,就是对他们最好的交代。”一直当布景板的白烈正色说。

“没错,说得对!这样吧,我去医院之前,把另外几个案子也一起移交给你们。”赵队长请他们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挠挠下巴说:“地方有点小,你们别介意。”

“没关系,让他们站着就行。你真要把那几个案子都移交给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表明,它们之间存在着必然联系啊。”上官游问道。

老赵摆摆手,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我年纪大了,这些年办案越来越力不从心。这几件案子,从去年9月开始,都是在地铁上发生的。我们对外说是意外,但其实组里已经定性为谋杀案了,死的还都是高中生,但凶手迟迟找不到。市局花费了很大功夫,才把消息压住,这消息是不能泄露的,相信你们一定能理解我。”

上官游点点头,J市是全国文明示范城市,还遍地都是高校,重点中学非常出名。甚至有不少外地的家长找关系,花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的学校来读书,图的就是这些学校考上重点大学的几率高。

老赵把一卷厚厚的卷宗交给他,又掏出一个U盘递给他,“包括这次的事件在内,一共是五起案件。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你们回去先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来问我。我们这边会全力协助调查。需要提醒你们的是,这些案件因为涉及学生,目击者和嫌疑人包含了未成年人和家长、老师,给取证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我们组里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不擅长和这些人沟通,所以……唉,他们对我们成见很大,已经不信任我们了。若不然,我也不会把案子移交给你们,实在是……”

“明白了,我们调查时会注意方法的。”上官游说着,眼神往余果身上瞟了瞟。

余连用自己的意识提醒他:“小果果,这老狐狸肯定打算让你去接触嫌疑人。未成年,长相帅气还没有攻击性,妥妥的卧底人选啊!”

余果哭笑不得,眼光流连在那份卷宗上。

上官游一回头差点撞上他的鼻子,问道:“怎么,对这个有兴趣?那你帮我拿着吧,回到局里,我们需要开个会,商量一下怎么分工。”

余果接过卷宗,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回到局里,李跃然水都没喝一口,就推出支架式白板,掏出黑色的白板笔,在上面写下一个人的名字:齐小双。

“她有嫌疑么?”上官游问,端着茶杯坐在白烈的电脑桌上,等着他的分析。

余果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也翘首以待。

李跃然认真时五官会有一种禁欲的性感,尤其是戴上无框眼镜,将衬衣扣子解开两颗,露出一半锁骨的时候。而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还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滋润了一下干枯的唇瓣。

他把张晨兴的名字也写了上去,绕着它画了个圈,说:“在我询问齐小双是否和张晨兴是情侣时,她承认的很不情愿,且使用了‘是他非要追我’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他们的关系。这说明,她很抗拒这层关系。而且,一般人发现男友倒在自己面前,应该会惊恐,甚至因为害怕和担心大声痛哭。但齐小双的反应呢?余果你说说。”

余果道:“她当时很紧张,被我提醒后很快报了警,叫了救护车。虽然身体害怕到颤抖,但还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不过,我没感觉到她有多悲伤。”

“她是距离死者张晨兴最近的人,从上地铁到他死亡,中间不到三分钟,她曾经和死者拥抱过,嫌疑是最大的!”李跃然在她的名字下划了两条横线,“但她是怎么作案的?凶器又去了哪里,为什么她的身上没有血迹?杀人动机又是什么?这些都是问题。”

钱钱猛然拍了把大腿,“既然有这么大的嫌疑,那你刚才怎么放她走了呢?”

“因为没有证据。”李跃然摊了摊手。

余果接话道:“我也怀疑齐小双,但顾子蒙和韩春玲也不能说毫无嫌疑。老大,你怎么看?”

上官游被他这声“老大”喊得一怔,随即笑了:“分析得不错。白烈,会议结束后你就去齐小双家附近潜伏,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钱钱,你去查一下她、张晨兴还有顾子蒙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她们的QQ、微信还有其他网络社交工具都不要落下。跃然,你下午再和我一起把卷宗整理一遍。叶麟,你去把头发拉直,捯饬得清纯点,准备去齐小双的学校卧底!”

“啊?为什么又是我啊?”叶麟忿然地指着余果问:“这不是来了一个比我还小的吗?他去才是最合适的吧。”

上官游瞪了她好几眼,对余果讪笑道:“至于你……初来乍到就让你工作,不大合适。不如明天你出门玩一玩,J市的地铁非常方便。”

余果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后,蓦地笑了,“好啊。”

不让他接触卷宗,不让他参与调查,却让他坐地铁出去玩儿?上官游什么意思?

会议很快结束,叶麟带着他回到宿舍,帮他整理行李,遗憾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说:“你不要伤心,这次调查没你的份,但迟早会用到你的,毕竟你的本事挺厉害的!老大这个人难得对别人这么关心,你就好好去玩,不要多想!”

余果笑着把自己的帽子挂在衣架上,环顾了一圈,“这里还不错,窗台上种的是捕蝇草?”

“对对,还是你识货!之前老大让我们买点植物回来,说是点缀一下环境,我就买了捕蝇草回来,不但好养活,还能帮我们捕捉苍蝇,多好啊!可他们竟然说很恶心!”叶麟愤愤然地埋怨,又忐忑地问:“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给你换一盆多肉。”

余果笑着摆摆手,“挺好的,不用换。”

叶麟对他的好感猛涨,给他介绍了厨房、客厅还有浴室,就风风火火地赶去理发店了。

余果去厨房烧了一壶水,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放进浴室,就听见余连不客气地评判:“欺负小孩子,欺负小孩子!居然把最小的房间给你住!”

余果觉得好笑,“我是后来的,难不成让他们特意腾出一间最好的房间给我?先住在这里试试,要是不顺心,到时候再出去租房子。”

“那他们会不会觉得你不合群?找你麻烦,给你穿小鞋?”余连现在就像是个操心的老爹,生怕他会在陌生的环境里吃亏受累。

余果道:“应该不会,以我的观察,他们几个人虽然各有秘密,对我心存疑虑,但总的来说三观正直,不会搞勾心斗角那一套。上官游让我去坐地铁,无非是想考验我的实力,顺便少付我一点报酬罢了。”

余连:“哇,果然是老狐狸!”

“不过我倒是好奇,他怎么看出来我的想法的。我应该没说过,想要去查地铁吧?”

“你是没说过,但是你在市局时,看了好几次他们电脑上的地铁平面图,还皱了眉头,他大概是留意到了。”

“哦,原来他也在暗地里观察我……”

余连提醒他:“这个上官游吝啬也就算了,但出外勤很累,不要忘了,你的耳朵和脚趾上都有神经元接驳器,每工作两个小时就必须休息!”

余果摸了摸义眼,笑意温柔,“不是还有你提醒我么?不会有事的。”

 

翌日,余果拿着一张煎饼果子,站在地铁二号线的墙面地图前。

余连:“你为什么选择来这里?这里是二号线和三号线的换乘站,人流量太大,不利于你观察,而且,这里也不是卷宗里那四起案子的案发地点。你来这里做什么?”

余果啃着煎饼果子,觉得嘴巴有点干,左右看了看想找个自动贩卖机,“我有个大胆的想法,需要证实一下。你帮我扫描一下,那边是不是有贩卖机?”

余连:“……我一个超级AI,帮你搜索贩卖机?”

余果:“所以有吗?”

“有,有!往右走一百米就是。哎~我也好想吃煎饼果子,最好再加点辣椒酱,在M国根本吃不到这么地道的小吃,你说,艾维那个死变态怎么不把嗅觉系统也给我装上呢?”

“估计是太难了,你的容积小,能负担的数据流有限。”余果吃掉最后一口煎饼果子,走到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瓶鲜橙多。

余连怨念的说:“我这个可怜的超级AI,根本不像个人类,连基本的五感都没有!太逊了!”

“听你这么说,艾维博士要哭的。”余果眉眼带笑,显然心情不错,晃动着瓶子里的果粒,朝着厕所走去,“我放个水,你赶紧把这里所有的储物间搜索出来,在地图上做出标记,我待会要一个个去看。”

余连叹口气:“好吧。”

几分钟后,余果在转乘站内所有的储物间门口都转了一圈,假装掉了东西,和好几个清洁工师傅都搭上了话,询问他们上班的时间和班次,陷入深思。

余连问:“你是不是觉得这些案子,是内部人员做的?”

“嗯,根据Geoprofiling中心理论,以及卷宗上展示的犯罪事件,既然这五个受害人都是在地铁线上遇害的,那么犯罪分子在地铁站工作的概率很大。你可以帮我分析一下,在地铁站工作人员当中,哪个职业掩藏犯罪工具的成功率最大?”

余连通过网络,把J市所有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名单,从地铁部门的人力资源部门电脑上下载了一份。因为人数众多,市局虽然排查过一遍,却做不到全部排查。然而余连却可以在瞬息之内,筛选并分析这些人的所有信息。

“安检员第一,清洁工第二,司机和地铁协管人员第三。啧啧,漏洞真的很大啊,如果真是内部作案,要带工具进去,实在太容易了。”余连感慨道。

余果点点头,问:“那天和张晨兴同一节车厢的人里,有没有这三类员工?那天地铁车厢内的监控,你可以调取吗?”

余连说:“可以!你想全部做面部特征对比可能有点难,因为角度原因,监控镜头未必能摄录到每个乘客的脸。“

“我知道,你先把能进行面部对比的,都对比一遍,这样可以缩小调查范围。”

“OK,你稍等。”

少顷,余连结束了对比工作,说道:“没有找到匹配的人物,不过我顺便查了韩春玲,发现她是地铁公司入职员工,是清洁工。”

“没有这个女人面部影像吗?”余果又追了一句:“地铁外的监控,也搜索一遍。”

余连忙活了一阵,道:“应该是她!”

余果的左眼,正是余连AI系统最主要的载体,他想让他看到什么,都能以全息投影的方式在他视网膜上成像,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这个女人的影像,就这样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我已经提高了分辨率,但还是只有个轮廓,她一直埋着头。”余连道。

“这个女人好像推了张晨兴人一把。”余果有些疑惑,“奇怪……”

“哪里奇怪?”

“她推张晨兴之前,好像蹲下来了一会儿,不知道做了什么。”

“摄像头没拍到。”

“我有种古怪的感觉。没有其他镜头拍到她吗?”

“没有。”

余果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早,我们去齐小双小时候住过的那个小区看看。”

“咦,不是去她的学校?”余连问。

“那里有叶麟负责,她伪装很有一套,应该能在同学当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齐小双给我的感觉有些怪,她表面上很紧张,但昨天却能在紧绷的询问过程中,记得自己回答了几个问题,这就说明她并不是真的紧张。相反,她相当沉得住气,而且有事隐瞒。”因为有余连这个逆天外挂,余果对于嫌疑人的表面信息向来不感兴趣,因为得来太过容易。

“去那个小区,就得换乘三号线了。不远,就六站。”余连自动担当起导航。

余果把头上的白色棒球帽压得更低了些。

齐小双幼年居住的小区,有个很就有年代感的名字——红星小区。据说,原来这旁边有一座红星小学,因为曾经出过一件相当恶劣的校园凌霸案,多年前被关闭了。

余果没想到来这里买支冰淇淋,还能无意中听到陈年旧闻,好奇地蹲下来,对小卖部的老婆婆微笑着问:“婆婆,那么久的事情您还记得?学生欺负学生,好好教育不就是了嘛,怎么还闹到要闭校那么严重?”

老婆婆原本在教育调皮的孙子,就顺道提了那么一句,想吓唬他不要欺负班上女孩子,没想到被一个俊俏的少年听了去。

年纪大的人都很喜欢长相白净的乖孩子,这老婆婆一看余果就笑了,“唉,你是不知道啊小娃娃,这不懂事的孩子有时候比大人还可怕,能做出非常残忍的事情来。几个男孩子,刚刚十二三岁,正是青春期,对那种事开始感兴趣了,就偷偷背着家长去放映室看那种片子。那地方混混太多,没一个正经人,看的又是那些……唉,很下流的东西,一来二去就被影响了,可不就得出事嘛。那个自杀的女生,据说就是被她的几个同学给轮流……造孽啊,真是太可怜了。”

她的孙子是个小光头,正坐在旁边,刚好十二岁,撇撇嘴道:“奶奶,您可别吓唬人了,现在几个男孩子不知道那种事?网上随便一搜都是的,但我们也就是看看,不过就是好奇而已。”

“什么!你这孩子,也看了那些玩意儿?你跟我过来,我今天必须要好好教训你一顿,反了天啊你!”被这么一打岔,老婆婆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走了,拿起扫帚就要揍小光头一顿。

余果若有所思的驻足许久,才转身走进了红星小区。

与此同时的第九局内,李跃然正在将卷宗和U盘里的资料汇总,输入电脑,并为每个受害人都制作详细的档案,设置了对应的关键词和标签。

上官游把弄着手里的一串沉香手钏,拧着眉梢道:“先说之前的四起案子,犯罪手法大相径庭,时间段也有很大差异,我怎么看,也不觉得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受害人偏偏都是高中生,还都是重点中学的。不过有一点,他们都是男生,全部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家境殷实,但在学校里却不怎么起眼。奇怪了,这种条件的孩子不都喜欢引人注意的吗?”

李跃然道:“老大说的这点,我也想到了。而且张晨兴也是如此,那么这就不是巧合,而是凶手有目的的在挑选对象来行凶。如果这个假设成立,这几个男生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查到。”

“那就继续查!把他们初中、小学的档案都调出来。”上官游拍拍他的肩,“你辛苦些,去教育局一趟,直接找叶局长,让他配合一下。上次他孙女离家出走,还是你通过心理分析,及时把她找回来的,想来他会很乐意帮忙的。”

李跃然推了推眼镜,“好,我这就去。老大,余果他……昨天跟我配合得挺默契的,我想让他做我的搭档,你觉得怎么样?”

上官游挑眉,“唷,这么快就看上这小子啦?”

李跃然道:“他很敏锐,我昨天故意试探齐小双,余果几乎是瞬间就领会了我的想法。她能露出破绽,和他言语和行为上的故意引导,有分不开的关系。”

上官游摸着下巴笑了:“行啊,这小子够能耐的。给你做搭档没问题,但要在他通过了我给的考验之后。”

“考验?”李跃然疑惑地眨眨眼,很快明白过来,“你故意建议他坐地铁观光,原来是为了……”

“嘿嘿。”上官游一副故作高深的样子,“等着他回来再说吧。”

这时,办公室大门忽然从外面被人推开,白烈一脸沉郁地走进来,说道:“老大,齐小双差点被她妈妈打死!要不是我在外面监视,还发现不了!这还不止,我把她送去医院,医生检查出来,她身上有大大小小十几处不同时间造成的伤痕!我怀疑,这对父母长期虐待齐小双!”

上官游神情严肃地站了起来,“走,我跟你去看看!”




来了留下你的身影

榜榜才能给你送福利哦~

嘀……

今日打卡完毕

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悬疑推理作者满地梨花雪烧脑之作《第九调查局》第二期:她在撒谎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甘肃省6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记者26日从省食药监局获悉,近期该局组织抽检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淀粉及淀粉制品、糕点、茶叶及其制品共340批次,抽检合格样品334批次,不合

  2. NO.2 【头条】两家软包厂被通报,不合格原因请大家都上点心!

    近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升级版消费品质量市场反溯专项监督抽查,分别

  3. NO.3 安徽省食药监局下架11批次不合格食品!铜陵产的有两批次!

    近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8年第44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抽检的436批次食品样品中,检出11批次不

  4. NO.4 省食药监局点名,泸州川味轩这个食品不合格,你吃过吗?

    对于爱吃火锅的人来说粉条是涮火锅时的必备菜然而,泸州这家火锅店的粉条遭了(图来自网络)▼ 泸州市食品

  5. NO.5 【广而告之】当心!这33批次食品不合格,电商实体均有销售,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 ,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抽检5类食品1209批次样品。抽样检验项目合格样品1176批次、 不合格样品33批次 。天猫

  6. NO.6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油及车用尿素市场经营秩序

  7. NO.7 2017年医疗器械企业飞行检查不合格项——文件管理

    医疗器械研发、生产,都必须有相关的文件程序。

  8. NO.8 今日立冬!注意这13批次羽绒服不合格

    ↑ 点击上方“黄山广播电视报”关注我们近期冷空气频繁发货,冬天则于今日正式登场。担当防寒保暖重任的羽绒服又被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