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五期: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自媒体 自媒体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五期: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原文来自:www.pp00.com]
[转载出处:www.pp00.com]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五期: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作者:总攻大人

Chapter 5


第五期  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chapter  five


陆斯屹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忙,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提醒,立刻对办公桌对面的病人说:“抱歉,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一下,请您先到外面等一会儿。”

病人茫然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就被陆斯屹的助理请到了外面。

人走了,陆斯屹才接起电话,温柔地说:“西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这边,阮西子坐在车里,靠着U型枕轻声道:“没打搅到你吧?”

陆斯屹道:“当然,我刚好在休息,什么事也没做。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好像她给他打电话,永远都是遇见了麻烦,阮西子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角,有点不好意思道:“抱歉,我好像有点把你当作情绪垃圾桶了。”

陆斯屹安抚说:“怎么会,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你现在正在生病,告诉我这些是理所应当的,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才会感到焦虑担心。”

阮西子长叹一声,许久没说话,陆斯屹也不急,循循善诱道:“是不是工作上或者感情上遇到问题了?你大可以和我说说,你以前都会直接告诉我的,最近是怎么了?”

阮西子噎了一下,半晌才道:“我遇见池苏念了。”

池苏念。

他当然知道池苏念是谁。

“你怎么会遇见她?”陆斯屹惊讶道。

阮西子也没隐瞒,把自己离职再就业的事情说了一遍,有点头疼道:“如果知道她在这里,就算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过来的,我已经受够了在学校时的一切,我不想再过什么都被人压一头,永远活在别人阴影下的日子了。”

“我知道。”陆斯屹语调柔和道,“我都知道,西子。你别烦,听我说。兴许现在遇见她是件好事呢?”

“好事?”阮西子一怔。

“是啊。”陆斯屹道,“她一直是你心理阴影一样的存在,你离开学校之后彻底远离了她,这个阴影就一直藏在你心里,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但凡你遇见她,阴影就会再次出现。或许你早点遇见她,早点解开这个心结,未来会轻松一点。”

“可是我……”她觉得自己做不到,可否定自己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陆斯屹何其了解她,她不说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能做到的。”他坚定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了,你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不要没有尝试就放弃努力,那不是我认识的你。”

是这样吗?

阮西子眨了眨眼,没再言语。

 

池苏念和阮西子居然是同学。

陈倦后来一直在想这件事。

看来非常大方地答应严君泽给他一个面子,让阮西子留在ACME工作,连简历都没要,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搞得他现在很被动,对她的了解只有作品和业绩上那么一点点。

既然决定了不会轻易放过她,那就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陈倦非常理所当然地让易则去查阮西子的资料,易则虽然做不到从她出生起就查得清清楚楚,但查查家庭状况、求学经历还是不难的。

在他去查的这段日子,阮西子一直在努力工作,尽量不去考虑池苏念的存在,也对她的催促和苛责尽量无视,努力专心工作。虽然这样依旧成效不高,但她也已经尽力了。

奢华而空旷的大房子里,陈倦坐在沙发上一边喝水一边看文件,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又瞧见了熟悉的名字。

阮西子。

最近好像总是在和这个女人打交道,尽管他们没见面,和她有关的东西却都跑到了他面前。

首先看见的是池苏念整理上来的设计图,这些是他和阮西子谈话之后绘制的,一张一张看下去,比上次有了许多进步,但进步得很有限,这女人还没走出所谓的“心理阴影”?池苏念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还那么幼稚,每天工作都够忙了,还要收集阮西子的“情报”递上来,大概不仅仅她是阮西子的心理阴影,阮西子也是她的阴影吧。

看完了设计图,再往下面就是阮西子的个人资料了。

嗯,果然是美院毕业的,工作经历也很简单,毕业就进入深蓝珠宝集团跟着严君泽做事,一直到今年满二十八岁,恰好做了整整六年。

有严君泽那么好的师父,她的真实水平不该那么差劲,或许她嘴巴里的花言巧语也不都是谎言和推卸责任吧,那些不怎么样的设计,可能的确是受了别人的影响也未可知。

再往下看,就是她的个人情况了。

首先是感情经历,和他想的一点都没差,严君泽果然是她的前男友,还是第一任,是初恋啊。

陈倦皱眉一紧,接下去就是第二任、第三任男朋友,这女人怎么那么喜欢搞办公室恋情,谈过三次恋爱两次都是公司里的人,到了这边她是不是也要跟同公司的人谈恋爱?

莫名的,陈倦忽然觉得脊背有点凉,好像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一样。

接着看下去,就瞧见了她的家庭情况。

原来她父母已经离婚了,还都各自再婚了,又瞥了一下他们的职业信息,保洁、保安……阮西子那样一个光彩照人,衣着打扮都精致用心的女人,竟然有这样的父母和家境,这着实出乎陈倦的预料,这样的家境,一定吃了不少苦头才拥有现在的体面吧。

陈倦正认真看着,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不错嘛,样子很漂亮,还有点熟悉。”

陈倦后撤身子看过去,微蹙眉头道:“奶奶,您出现的时候能不能有点声音,您这样迟早有一天会把我吓死。”

老太太拿着拐杖敲一下他的脑袋,生气道:“说什么傻话呢?什么叫被我吓死?我这不是给你一个惊喜吗?我提前回来了,给你爸妈都上过坟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是不是很孤单寂寞啊?这下不用怕了,奶奶回来了。”

听到父母的事,陈倦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老太太赶紧说:“这资料上的小姑娘是不是你前阵子带去开房的那个啊?”

仿佛一颗惊雷爆炸,陈倦一下子站了起来,把资料合起来往旁边一扔,好像烫手山芋似的。

“您在说什么,什么开房,我什么时候带人开过房。”他黑着脸否认,老太太根本不信。

“你真以为我老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美滋滋道,“这是我让管家给我洗印出来的,前阵子我就听说了,你用你的会员卡在胜景酒店消费过。先说明我不是故意调查你,是你那天晚上没回来,我很担心,你身体什么样你自己也知道,我关心你很正常。我听说你带了一个喝醉的女孩子去开了房,一整晚你们两个可都没出来啊,你还让易则给你拿衣服,一大早才开门……”陈奶奶笑得眼睛眉毛都弯弯的,颇有点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搞得陈倦整个人都不太好。

“没有那种事。”陈倦冷着脸继续否认,“不存在什么开房,只是个意外,您别胡思乱想了。”

陈奶奶也跟着冷了脸:“那你是什么意思?孤男寡女一整晚,你们在一起什么都没干?我可是绝对不相信的,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乖孙,你要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告诉奶奶,你爸妈已经不在了,奶奶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一直都盼着有一天能看着你结婚生孩子,能有个信得过的人照顾你,那样奶奶就算哪天撒手走了,也能放心了。”

“您会一直很健康。”陈倦面无表情,“我们有顶级的私人医生,您不会有任何问题,您可以健健康康活到两百岁,至于我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

说完话,陈倦便头也不回地上楼,陈奶奶有点生气:“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想骗自己?世界上有多少人能活到两百岁?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你就不能让奶奶走得安心点,让奶奶别留下遗憾吗?”

陈倦的脚步慢慢停住了。

他背对着陈奶奶站在楼梯转角处,手臂自然下垂,慢慢握了拳。

许久,他才自嘲地勾着嘴角说:“我这样的身体,可能比您走得还早,又何必去祸害无辜的人,您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语毕,他直接抬脚就走,让楼下的老人心力交瘁。

不行。

不能放任他这样自暴自弃下去,他现在活着完全就是为了ACME,这样下去一旦ACME形势大好,说不定他就没有目标和生活动力了,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转眼看向沙发上的文件,陈奶奶坐下来仔细端详起来。

几天后。

阮西子下班到车库拿车准备回家,今天工作还算顺利,可算是画出了两张满意的设计图,所以她打算奖励一下自己,今天晚上吃点好的,不吃垃圾食品了,找个小饭馆撮一顿,括弧,换身低调不张扬的衣服,可得注意别被哪个熟人遇见。

她拉开车门,正打算上车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出现在她身边,吓了她一跳。

阮西子立刻从背包里拿出辣椒水,对着突然出现的大叔说:“你不要过来,我有防备的。”

西装革履的大叔笑了笑说:“阮小姐还挺有防人之心的,不错,老夫人一定会喜欢的。”

阮西子一头雾水:“您说什么呢?为什么每个字我都认识,放在一起却听不懂?”

大叔看了看手表说:“您不需要太明白,我是来请您跟我走一趟的。”

阮西子表情变得很古怪,大叔恍然道:“啊,我好像忘记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陈府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周叔,我来带阮小姐去见老夫人,也就是——陈总的奶奶。”

陈总的奶奶=陈倦的奶奶——陈府=陈倦的家?

一系列等式在脑中换算之后,阮西子彻底慌了:“不、不是……陈总的奶奶为什么要见我?您是骗子吧?”

“等到了,阮小姐自然就知道了,跟我走一趟吧,呵呵。”

等坐在陈家的沙发上的时候,阮西子才知道大叔真的不是骗子,她真的到了陈倦的家,面前坐着的慈眉善目很好相处的老奶奶,也真的是陈倦的奶奶。

“这是我乖孙五岁时候的照片,你看是不是特别可爱漂亮,好像女孩子一样?”陈奶奶笑眯眯地介绍说,“他妈妈就喜欢把他打扮成女孩子,说长得那么漂亮不做女孩子多可惜,怎么就成了个带把儿的?”略顿,老人的表情渐渐有些失落和怀念,遗憾说道:“如果他们还在世,还能活到乖孙长大就好了,就能亲眼看见乖孙长得多好多英俊了。”

阮西子双手放在膝盖上,安静地听着老奶奶说话,听到这里时愣住了,小心翼翼道:“老夫人,您的意思是——陈总的父母都不在了?”

陈奶奶没有否认,抬手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已经去世很多年了,那孩子还没跟你提过吧?也是,他最讨厌别人提起这件事了,好像不说,他们就都还在一样。”

阮西子心虚地笑笑,其实很想说,陈倦不和他提这些事很正常啊,她又不是他什么人,但是很快,她就知道陈奶奶为什么要那么说了。

“阮小姐,我今天请你来,就是希望你可以尽快搬到我们家来住,照顾一下我乖孙的衣食起居。刚好你们在一起工作,还可以每天一起上班,这样再好不过了。”陈奶奶似乎非常满意,非常高兴,自顾自就要让周叔去安排,阮西子赶紧拦住了她。

“抱歉陈奶奶,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阮西子尴尬道,“我和陈总?您是不是搞错了,或者有什么误会?”

陈奶奶笑眯眯道:“我能有什么误会呀?这照片上的不是你们俩吗?你们俩既然都这样那样了,当然要赶紧在一起和结婚了,我不是那种不懂事理的长辈,阮小姐的家世怎样都没关系,反正乖孙有钱。你只要对他好,好好照顾他就可以了。喏,你看看我没认错吧,这是你吧?”

说着话,一张照片就被递到了她手中,阮西子看着照片上扶着她进电梯的陈倦,那场景她再熟悉不过了。

是酒店里监控录下的画面。

这照片是洗印出来的。

完蛋了。

她脑海中只剩下这三个字。

 

陈倦加班到夜里十点钟才离开公司。

他独自驱车回家,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已经不多了,开得越久,街上的人就越少。他没开空调,开着车窗,视线淡淡地扫过一排一排的路灯,画面一点点变得熟悉而整洁,快到了。

临近小区的时候,他下车去小区门口的花店买了一束花,前几天惹奶奶不高兴了,应该安慰一下她。他们是彼此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能陪伴彼此的时间都没剩下多少了,不该因为那些小事吵架,虽然陈奶奶肯定不认为他不打算结婚是件小事。

当陈倦捧着一束鲜艳漂亮的康乃馨走进家门的时候,就看见以往都会在客厅等着自己的奶奶并不在这儿。

他愣了一下,询问身边的管家周叔:“奶奶呢?”

周叔笑着说:“老夫人在厨房,在给少爷准备晚餐呢。”

陈倦淡淡道:“我已经吃过了,不是告诉奶奶不必忙了。”

周叔道:“老夫人说今天一定要准备,因为要庆祝开心的事。”

英俊的眉又皱在了一起,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动作,周叔神秘地引导他走向厨房,等陈倦站在厨房门口时,就瞧见里面正在有模有样忙碌着的阮西子。

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长裙,露在外面的锁骨漂亮极了,是线条优美的一字型,再加上脖子修长,让她哪怕是在做饭也显得优雅淑女。

“该放盐了吧?”

陈奶奶就在阮西子身边,说话时语调比跟陈倦说话还温柔,听得陈倦牙根发痒。

“一会儿再放,不然蔬菜不入味。”阮西子说话也很轻,两人好像很合拍,互相帮助地准备晚餐,等她们发现站在门口的陈倦时,陈倦捧着的花都快掉到地上了。

“哎呀,乖孙回来了。”陈奶奶快乐地上前,看到他捧着花,二话不说就拿过来给阮西子,“你看,乖孙知道你来了,还给你准备了花,真漂亮不是吗?有心了。”

阮西子麻木地接过陈奶奶强行塞过来的花,皮笑肉不笑道:“奶奶,这是康乃馨……”

康乃馨,是送给长辈的,这花必然是送给陈奶奶的,绝对不是给她的。

陈奶奶不管三七二十一道:“也不知道是谁给花设置了那么多的定义?漂亮的花送给漂亮的女孩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花儿如果自己被品种定义意义,一定会很伤心的。”

阮西子捧着花的模样更尴尬了。

陈倦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好像是她自己为了搅乱他的生活私自跑到这里一样。

心里有点憋屈,可看陈奶奶的样子又不好说得太直接,阮西子正犹豫的时候,陈奶奶就冷下脸淡淡道:“乖孙,你不要摆脸色给人看了吧,西子是我请过来的,是我的客人,你就算不喜欢也不要露出那副晚娘脸给人家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没睡过似的。”

陈倦抬手按住突突直跳的额角,抿唇一字字道:“奶奶,能不能不要老提那个字?”

阮西子也一样非常不适应地转开了头,他表现得那么难受干吗?好像她愿意跟他睡过一样,虽然她想嫁个有钱人,但也不是什么样的有钱人都可以,要不然也不会都相亲九十九次了还一无所获。她是希望可以生活优越、不为物质烦恼没错,但她也有自己的底线。

“你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呀?”陈奶奶换了个表情道,“快去餐厅等着吃晚餐吧,西子专门给你做了晚饭,你搞得这么晚才回来,饭菜都热好几次了。”

眼看着是拒绝无门,陈倦只能转身离开去了餐厅,他一走,阮西子身上无形的压力也小了不少,自在了许多。

然而这种舒服的状态没持续太久,她就不得不走进餐厅继续和他面对面。

阮西子的厨艺不错,只是平时工作忙,也没心思下厨,几乎不怎么在家里开火。上次下厨做饭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厨艺不常使用也会有些生疏,不知道陈倦吃不吃得惯。

她有一点心理准备,可也没想到他吃饭的时候会是那种好像在吃毒药的模样,阮西子心里有点不高兴,拿起筷子自己尝了一口,明明很好吃啊,他摆出那副难看的样子给谁看?

眼见着陈奶奶也有点疑惑,阮西子赶紧夹菜给她,客气地说:“奶奶,您也尝尝,您光顾着惦记陈总没吃饭,您自己也没吃呀。”

看她对自己奶奶那么殷勤,陈倦就觉得她是要巴结奶奶,从而入主陈家,一下子从小小的设计师成为ACME的女主人。一想到这些,口中味道还算不错的饭菜又变得更难吃了,他吃东西的脸色越发难看,形同嚼蜡,夹杂着病态的苍白,给人很不好的感觉。

陈奶奶充满疑惑地吃了一口,一下子就不解了,明明饭菜味道很好,为什么乖孙一副在吃屎的样子?

“喂,你……”陈奶奶正要说什么,陈倦就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我吃饱了,我有点话跟她单独讲,先失陪了。”

陈倦毫不留情地拽着阮西子就走,阮西子求救般地看向陈奶奶,可陈奶奶对乖孙坚持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忧心忡忡地目送他们离开。

陈倦直接把她拉进了自己的书房。

他在家里的书房和在公司的办公室差不多,除了书更多了一些,基本没什么区别。

阮西子刚站稳,就被陈倦逼到了墙边,接着陈倦伸出一只手抵在墙上,使她不得不靠在墙上才能躲避他的攻势,她心跳快得不行,好像要飞出嗓子眼一样,耳边很快响起他威胁的声音,把旖旎暧昧的气氛瞬间冲散。

“我不管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现在马上下楼说你自己有事要离开,否则明天你就会收到人事部的辞退邮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阮小姐的实习时间是三个月,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吧。如果你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被ACME辞退的消息传开,你觉得你在圈子里还混得下去吗?”

男人危险沙哑的声音像敲响的丧钟,阮西子几乎可以想象他那么做,以后自己的境遇会有多惨,她怔了一下,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一把推开陈倦,也不知道陈倦是怎么了,一个大男人竟然被推得后退好几步,捂着心口脸色发白。

阮西子愣了一下,也没心思去关心那些,只是解释道:“抱歉陈总,我想您误会了,不是我自己要来贵府的,是您奶奶让人强行把我带过来的,我本来好好地下班要回家,谁知道怎么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鬼地方?”对于对方形容自己家用的言辞,陈倦蹙眉提出质疑。

阮西子冷着脸说:“不是鬼地方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我愿意在这儿吗?我好说歹说,你奶奶才答应让我给你做顿饭就走,我当然知道你回来看见我会怎么想,毕竟我在陈总眼里可是那种一无是处的心机婊,但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我和你的管家、保安还有奶奶打一架吗?”

陈倦自己嫌弃别人,这并没什么。

但别人如果嫌弃他,那就让他不舒服了。

“怎么好像让你留在这儿委屈了你一样?”他面色难看地说话,转身去书桌那边找什么,阮西子看到他找到了药瓶,然后从柜子里拿出矿泉水,很快喝了下去。

吃药?什么药?不乱咬人的药吗?那最好了。

阮西子没太在意,僵着脸说:“如果陈总不乱指责我,我当然不介意到陈总家里拜访,但陈总非要误会我,还威胁我,我就真对这地方唯恐避之不及了。”

阮西子在陈倦的印象里真的就是谎话精,所以她现在说的话,他也没有很快相信,倚在书桌边侧眸睨着她看了许久,仿佛在思考她话里的真实性有多少。

还不等他想清楚,书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陈奶奶端着一杯水和药走进来,温和地说道:“乖孙,该吃药了。另外时间很晚了,现在回去很不安全,阮小姐就在这里住一晚吧,明天早上你们一起去上班。”

阮西子目瞪口呆,生怕陈倦再误会她,立刻便要拒绝,陈倦比她还快,直接道:“不晚,她还有事得走,我亲自送她回去。”略顿,推开水杯和药道,“我已经吃过了。”

陈奶奶看了看书桌上的药,笑着说:“吃过就好。你非要送阮小姐回家的话也可以,但走之前来跟我聊一聊。”

于是阮西子就看见陈倦被迫先跟着陈奶奶走了,她一个人站在书房,周叔神秘兮兮地冲着她笑,真是笑得她毛骨悚然。

另一个房间。

陈倦和陈奶奶面对面坐着。

陈奶奶慢慢喝了一口水,脸上没有了平时的笑容,良久才道:“乖孙。”

陈倦抬头看着她,陈奶奶慢慢说:“我真的老了。自从你父母去世,一直是我们相依为命。你的成长,你的选择,奶奶从来没有干涉过,对吗?”

陈倦抿唇不语,精致的眉眼萦绕着深沉的郁色,整个人看上去都很冷漠。

“那你能不能也听奶奶一次,给奶奶一个机会。”陈奶奶放下水杯,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倦,压低声音道,“就算是我这个老婆子求你,我不逼着你结婚,也不逼着你做别的,我只希望你可以和西子相处一段时间,哪怕你们最终没有结果我也认了,行吗?”

陈倦转开眸子睨着别处,薄唇开合,是决绝的拒绝:“不行。我做不到。”

陈奶奶脸上满是失望,她摇晃着年迈的身体站起来,突然跪在了陈倦面前,陈倦错愕地看着她,由于过于震惊,他都没及时将老人扶起来。

“我年纪大了,心里的事情也不多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这个孙子。我希望在我百年之后,你可以幸福、快乐、健康,有人替我陪着你,而不是只有这座空旷的房子,和毫无生命的家族企业。”陈奶奶抬起头,眼圈红着,年迈的眉眼里满是恳求,“乖孙,就当奶奶求你了,好好和西子相处,给奶奶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行吗?”

陈倦:“……”

 

阮西子在书房等了接近半个小时,陈倦才回来。

他看上去不太好,很疲惫的样子,她生怕殃及池鱼,赶紧主动自发道:“陈总,您要是没时间送我,我完全可以自己回去,我用手机叫车就行了,不麻烦您。”

看她生怕被留下,急不可耐地要走人,陈倦内心愈发矛盾了。

当阮西子越过他,站在门口,打算开门离开的时候,陈倦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阮西子一怔,惊讶地看向他,陈倦直接把她转过来抱在了怀里,吓得阮西子动都不敢动。

门外,陈奶奶看到这一幕,总算是抹掉了眼泪,再次露出了笑容。

在阮西子的难以置信中,陈倦缓缓开口,低沉而富有魅力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空旷而毫无生机,带着极为压抑内敛的情感,让听他说话的人都跟着难过。

“留下吧。”

他简短地说完,就放开她转身离开。

看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包裹在黑色西装里的宽肩窄腰,明明是非常可靠的身材,明明挺得笔直,却感觉他的灵魂正佝偻着腰,疲倦而负重地前行。

阮西子咬了咬唇,慢慢握起了拳,她想起陈奶奶说过的话,陈倦的父母很早就不在了,他一个人撑起整个公司,将公司发展得比父母在世时还好。

他常常要按时吃药,这是她第二次看见,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吃药,目的都只有一个——健康。

既然是为了健康,就说明他现在并不健康。

陈倦,他这个人真是让人……抗拒又着迷,明知道不该接近,但他身上的谜团却吸引着她傻乎乎地想要了解。

果然啊,还是神秘而危险的男人最迷人、最讨厌了。




来了留下你的身影

榜榜才能给你送福利哦~

嘀……

今日打卡完毕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五期: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超人气言情大神总攻大人倾心力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第五期:靠近神秘而危险的他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甘肃省6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记者26日从省食药监局获悉,近期该局组织抽检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淀粉及淀粉制品、糕点、茶叶及其制品共340批次,抽检合格样品334批次,不合

  2. NO.2 【头条】两家软包厂被通报,不合格原因请大家都上点心!

    近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升级版消费品质量市场反溯专项监督抽查,分别

  3. NO.3 安徽省食药监局下架11批次不合格食品!铜陵产的有两批次!

    近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8年第44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抽检的436批次食品样品中,检出11批次不

  4. NO.4 省食药监局点名,泸州川味轩这个食品不合格,你吃过吗?

    对于爱吃火锅的人来说粉条是涮火锅时的必备菜然而,泸州这家火锅店的粉条遭了(图来自网络)▼ 泸州市食品

  5. NO.5 【广而告之】当心!这33批次食品不合格,电商实体均有销售,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 ,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抽检5类食品1209批次样品。抽样检验项目合格样品1176批次、 不合格样品33批次 。天猫

  6. NO.6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油及车用尿素市场经营秩序

  7. NO.7 2017年医疗器械企业飞行检查不合格项——文件管理

    医疗器械研发、生产,都必须有相关的文件程序。

  8. NO.8 今日立冬!注意这13批次羽绒服不合格

    ↑ 点击上方“黄山广播电视报”关注我们近期冷空气频繁发货,冬天则于今日正式登场。担当防寒保暖重任的羽绒服又被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