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老婆骂我没用,我忍住了…

自媒体 自媒体

“贱男人,早死早投胎。” [本文来自:www.pp00.com]

“我告诉你,这个婚,我离定了。”

[好文分享:www.pp00.com]

“啪。”

一声清脆巴掌声响彻在某个高级病房中。

随后,一个肤白貌美,戴着茶色墨镜,一双可以让男人把玩一年大白腿的年约二十三四女子甩门走出了病房。

疼。

疼痛的感觉蔓延整个身子。

这是哪里?

年轻人茫然的神色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言喻,你,你没事吧。”

旁边有点瑟瑟发抖的美女护士有点忐忑的问道。

言喻嘴角都渗流血迹,似乎被打傻了!

可想而知,刚才言喻的暴力警花老婆下手是多么的重。

美女护士脸上有着一抹羞愧的神色。

言喻?

年轻,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似乎大脑记忆断片了。

几秒后,一股庞大,又繁杂的记忆信息宛似波涛的海水汹涌挤爆他的脑中。

年轻男子主人叫言喻,乃是羊城有名的纨绔废材。

言家在两年前也是羊城有钱大户人家。

但,因为言喻的父亲得罪了某个位高权重大佬后,言家家族企业公司就被受到严重的重创。

最后,言喻父亲更是在一次出差后,出了严重的车祸,当场就不行了。言喻父亲这么一走,言家就彻底衰落下来。母亲也因为郁郁而离世。只剩下一个在上大一的妹妹。

也是言喻走了狗屎运,在他走投无路要睡大马路的时候。爷爷生前的朋友曹老可怜言喻悲惨处境,把他纳进曹家,成为了曹家乘龙快婿,嗯,好吧,说得难听点,是当了上门女婿。

一周之前,言喻和几个哥们喝高了,直接就在路上飙车,这不,当场就撞上了电线杠,好在这货系了安全带,要不直接嗝屁了。

在医院昏迷一天就醒过来了,言喻死性不改,居然调戏照顾他的美女护士。

手机都开始拍照,要上传抖音了,谁知道言喻的老婆曹须眉杀了出来。

后面就是斥责,抽大嘴巴的事了。

“想不到我堂堂谪仙一觉醒来会附身在这废材森上,并且这颗叫地球的星球上会有和我一样重名的人,不过,这个家伙也太废材了一点吧,不仅寻花问柳,还因为在外面乱来上了本地的八卦的新闻,和警花老婆结婚都一年了,连亲嘴都没有过,太窝囊了,太废了啊。”言喻一脸苦涩的笑容。

“言喻,言喻。”美女护士伸出白皙的手指在言喻前面晃动,再一次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言喻很快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份,用手擦了下嘴角的血。

“咦,言喻,你的中指,好像比之前长一点啊,之前你的两根中指都是一样,现在怎么多出了一公分了?”美女护士发现新大陆的一样叫起来,一脸的邪乎。

言喻一看,双手合十,可不是嘛,右手的中指比左边中指长出了那么一截,也就是大概一点五厘米这样,要不是眼尖的人,还真的难以察觉。

下一个呼吸之间,言喻立即感觉到右手中指上蕴藏一种惊人的法力,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好,老天总算给我一点盼头啊。”

美女护士嘴角抽搐了下,这,言喻不是真的被打傻了吧?也难怪,那个曹须眉性格火爆,动不动就以暴力制服言喻,若不然的话,言喻也不至于做梦的时候都喊着该死的娘们的,总有一天老子叫你跪地唱征服之类的话。

刚才言喻已经察觉到原先这身体太废了,想要重新修炼法力的话,那是难如登天,主要是这地球上的灵气太过稀薄了,别说飞升了,只怕连最基本上的御剑飞行都是做梦的。

可,谁知道,他的中指多出来的一截,赫然保存了他巅峰时期的千分之一的法力。

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但也比一般的修士牛逼多了。

也不知道这个星球上有修士吗?

“我没事,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我。”言喻对美女护士道,有些歉意,从其他裤子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密码是六个2,说给十万就十万。”

美女护士愣了一下,心里也是高兴,土豪就会土豪,这言喻虽然是吃软饭男,可这人品真的没有说。

这都没有给口一把呢,还是坚持给钱,这人品,扛扛的。

“别愣着,接着吧。”言喻把卡递给了美女护士。

美女护士扭捏了下,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加微信,说有空了,再好好的约一下。

美女护士拿着一脸喜悦的出去了。

三分钟后,美女护士一脸生气的走进来,翻脸不认人,把银行卡丢到言喻的脸上,骂道;“你几个意思啊,玩我很开心吧,臭不要脸的。”

“里面没钱,不可能的吧。”言喻毅有点意外,他记得这卡有几十万呢,是母亲留下给他的。

“哼。”美女护士黑一张脸,走了出去。

言喻纳闷的表情,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那边自称是银行的人,告诉言喻,他名下的所有银行卡都被冻结了。

“草泥马的?”言喻一下就怒了,“老子做什么犯罪的事情了,你们有什么资格冻结我的银行卡,我要告你们。”

银行的人万分歉意:“言先生,我们也是被逼的,曹小姐亲自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压力很大啊。”

“曹须眉?”言喻马上明白了,这警花暴力老婆的叔叔可是银行大佬,只要他一通电话,言喻的卡被冻结分分钟的事。

“行,我明白了。”言喻说。

刚挂了电话,言喻又接到了曹爷爷的电话,“言喻啊,刚才须眉火气冲冲的过来和我说要和你离婚,你们这是又闹出什么事了?你出院了?”

言喻知道这老爷子是真心想撮合他和曹须眉的,若不然的话,老爷子也不会在当年“收”了那个言喻,只不过那个言喻驾驭不了曹须眉。

“爷爷,就是小事情,我没事了,现在出院。”言喻说。

曹爷爷说:“言喻啊,我还是要说你一下啊,今天是你和须眉的结婚纪念日,你还让她这么生气,这你得好好自我检查一下啊。”

结婚纪念日?

言喻拍自己大腿,怪不得,平日都是一身警服的曹须眉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爷爷,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赔罪。”

曹爷爷欣慰:“好,好,你们小两口闹亏闹,但不要动不动就把离婚说出来,我还要想抱着重孙呢。”

“爷爷,这个,须眉是一个工作狂,我回去后好好说他。”言喻说。

“你好好表现一下。”曹爷爷鼓励说,“像你爷爷一样,不服,就.干。”

言喻笑说:“爷爷,我一定会好好的说服须眉的。”

言喻的爷爷和曹爷爷一起当过兵,是过命的交情。

故此,在言喻走投无路的时候,把言喻纳进曹家,也算是一种变形的保护。

对于曹爷爷,言喻是打从心里尊敬和感激的。

“言喻,不管什么样,你,是我曹正国看中的孙女婿,无论外人如何说你,你就当做他们放屁一样,明白吗、”曹爷爷郑重说道,“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

“爷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言喻也是郑重说道,因为,我已经以前那个废材了。

挂断了电话。

言喻就出院了。

他摸了下口袋,一毛钱都没有。

打开手机,看了下微信,好在里面还有一千块。

言喻觉得有点丢脸啊,这尼玛一个晚上去消费都几万几万的,现在,他变成一穷光蛋了。

今天是和曹须眉的结婚纪念日,得买个好的东西赔罪啊,言喻想了下,扫码,共享单车,骑着单车来到了周六福珠宝。

虽然曹须眉是干刑警工作,不喜欢,也不屑戴什么金银首饰项链的,但,还是要送的。

“欢迎先生光临周六福珠宝,请问先生想要什么价格的珠宝?”立即,好看又热情的美女导购员微笑的问道。

“我看看,看看。”言喻有些底气不足啊,毕竟,手里就一千块,走到哪里,都有点抬不起头。

“好的,先生,如果你有什么中意的珠宝,请告诉我们。”美女导购估摸言喻是屌丝,也不那么热情了。

言喻扫了一眼专柜,尼玛,都都是好几千大洋的,当然也有三四百的,可,送曹须眉太掉价了吧。

言喻眼珠子一转,得,给妹妹言语打个电话,拨通了言语电话后,有点难以启齿啊,先是假装问了下妹妹在大学的生活。

啰嗦了几分钟,言语问道;“哥,缺钱用?说吧,要多少钱。”

言喻咳嗽一下:“那个,你怎么知道的、”

“你打电话给我除了要钱,就没其他啊。”言语半开玩笑半认真说。

“三千,你有吗?”言喻问道,非常的无语啊,看样子以前这个言喻在妹妹的眼里,也是挺失败的一个人。

“有,我马上转微信给你。”言语说,“哥,你出院了吧,今天是你和嫂子结婚纪念日,你得好好表现一下,别总是惹嫂子生气。”

“我知道,这不是找你借钱买点东西给她高兴一下嘛。”言喻说。

“行,我立即给你打钱。”

很快的,言喻的微信收到了四千块钱。

说好了三千块的,妹妹多给了一千。

留言要他省着点花。

言喻的心似乎被什么触碰到了,把手机收进去口袋,转身走进珠宝店,买了一条四千块的首饰,希望曹须眉喜欢。

“有个这么关心你的妹妹,这个家伙倒是也不是特别的讨厌。”言喻苦衷作乐,得,这一次为节约钱,直接走路回家。

某高档小区。

站在门口,言喻整理了下衣服裤子,拿出钥匙开门。

一开门,言喻看见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曹须眉。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脸色很难看就是了。

“那个,须眉,刚才的事情真是抱歉啊”言喻说道,不敢看曹须眉。

“离婚协议,我帮你拟好了,你签名字就可以了;”曹须眉面无表情说道,“至于,你银行卡被冻结的事情,我过段时间会让银行解冻的,我建议,你银行开的钱全部给你妹妹,因为,我不知道哪天你无聊.x.i.毒了,看在夫妻一场份子上,我不想亲手逮捕你。但,如果你真做犯法的事情,我会抓你,这一次你酒后开车事情,是爷爷出面,你才被免问责,不过,你要交十万块罚金,恭喜你,言喻大少爷,你又让我曹家人丢脸了。”

面对曹须眉的阴阳怪气的话,言喻知道这说得一点都不过分,再一次真诚的说道:“真的抱歉,我保证不会有一次了。”

“不会有下次了,你也没那个机会了,”曹须眉冷冷的说道,“过来签名吧,这个房子是你的,我明天晚上搬出去。”

言喻本来要拿出首饰盒子的,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他现在已经和这一具身体彻底的融为一体了,感受到原主人的喜怒无常。

事实上,之前的言喻对曹须眉还是很在意,很喜欢的,但,因为自卑,所以才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来引起曹须眉的注意力。

虽然这种法子很幼稚,虽然他时不时被带进:“警局”问话,但最后保释他出来的永远是曹须眉。

“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要的男人,也不是你这样的。”曹须眉说得很清晰,也很无情,这一桩婚烟本来是爷爷一手操办的,她又特别听爷爷的话,现在,她已经忍无可忍了,哪怕是爷爷可能高血压生气住院,也要离婚。

言喻正要说话的时候,曹须眉的手机响起,她接过来一听,脸色大变:“什么,我马上去医院。”

“出什么事情了?”言喻问道。

曹须眉来不及和言语说话,就拿车钥匙冲出门外。

言喻也跟着出去。

刚启动车子,言喻也上了副驾驶。

“一定没事,爷爷一定没事的。’

曹须眉嘴唇都哆嗦了,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

曹爷爷出事了?

刚才还和自己打电话好好的啊。

一路压抑悲恸,曹须眉和言喻来到了人民医院急诊室手术门外面。

走廊外面,已经站了不少曹家的人,有当官的,有做生意的,一个个都面色焦急异常。

曹家的人看到曹须眉背后跟着言喻,脸色都是有点奇怪。

言喻面色一红,估计是他之前在医院和美女护士发生的事情,让曹家的人知道了。

不过,现在特殊情况,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斥责言喻了。

从曹家谈话情况来看,曹爷爷在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这摔一跤直接导致老爷子脑后撞到马桶。然后脑出血、此刻正在急救状态中。

“奶奶呢?爸。”曹须眉问道。

曹须眉的父亲曹存望说:“我让你妈妈在家里照顾你奶奶,我怕万一发生什么。”没再说下去,但,里面的意思大家都懂。

急救室门口走出来了一个戴眼镜的医生。

“木医生,我爷爷情况怎么样了?”曹须眉第一个上前问道,。她和爷爷的感情,比父母的还要亲,因为,从小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木医生乃是脑科方面权威的专家。

木医生看了一眼曹家人,无奈道;“我尽力了,曹老目前是弥留阶段,他叫你们进去,节哀。”

这一句话,差点让曹须眉瘫软在地,更是让曹家的人震惊,悲恸,有些人已经哭出来了。

“哭什么哭,父亲没死,哭什么。”曹存望是长子,威严的喝道,“全都不准哭。”

他的言语也是点哽咽了。

“谢谢木医生。”曹寻望说。

木医生点头。

随后,曹家的人一个跟着一个进去。

曹爷爷躺在病床上,嘴巴,鼻子扎满了管子,已经是流光返照的迹象了,他的目光带着慈祥的笑容。

“爷爷。”

曹须眉一下控制不住,眼泪瞬间出来。

其他曹家人肃然隐忍悲伤。

曹爷爷嘴唇翕动了下,然后才艰难的发出声音;“好,你们来了就好。”

“爷爷还能救回来,快让开,我要救爷爷。”时间来不及了,言喻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言喻,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滚出去。”曹存望气炸了怒道,对于这个女婿,他其实是相当不满意的,无论是从家庭背景以及才华人品来看,言喻是废材中废材,匹配不了曹须眉。若不是老爷子一意孤行的话,言喻也不可能进到曹家当女婿。没办法,老爷子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当年一起打仗的时候,言喻的爷爷救老爷子一命。

其他曹家人也是怒目而视,老爷子都要去了,你丫来凑什么热闹。老爷子平时待你不薄,你丫是白眼狼啊!

“爸,我真的可以救爷爷,你相信我啊。”言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拨开人群,走到最前头,又真诚的看着须眉,“须眉,给我一次机会。”

“滚!出!去!”曹须眉一个字一个字道,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觉得是言喻的过错,才让爷爷不小心滑倒的。自从言喻进到曹家后,爷爷就没有一天不操心。

“走。”曹家的一个叔叔推了一把言喻,“出门外去等,你没有资格在这里。”

“爸。”言喻对岳父道,“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可以救爷爷,如果我救不了爷爷,我言喻从此离开曹家,不再和曹家有任何关系。”

岳父乃是曹家举足轻重的人,所以,要想救爷爷,得先说服岳父。

曹存望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言喻,因为,言喻在这一瞬间,似乎换了一个人,以前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都是畏畏缩缩的,讨好献媚的笑容,现在,言喻的眼神坚定至极。

“你有什么办法?”曹存望沉思片刻问道,死马当活马医,反正老爷子也活不了。

最后,如果救不了老爷子,言喻离开曹家,也是一件幸事。

曹家的人,从上到下,大概除了老爷子,哪怕是保姆都对言喻看不顺眼。

“你们都退后。”言喻命令道,“我需要一定空间。”

木医生乃是脑科方面的专家,老爷子的病已经不行了,这小伙子居然说有办法救,太过骇然了一点吧,但还是问道;“小伙子,你学过医?”

“我以前在医科大就读,后面毕业了,遇到一个老先生,他教会我一些土法子,对脑出血的人特别有用处。”言喻解释一通。

“对,你以前是医科大学生,后面被开除了,你去了不到一年,你就...了学院两个女孩子肚子,这个事情当时成为羊城新闻的头条,你还殴打了他人导致残疾,最后,是你爸爸花五百万才保下你,我没说错吧。”曹须眉如数家珍说出了言喻的“风光”历史,一双丹凤眼充满了讥笑。

曹家的人齐刷刷望着言喻,这个黑历史,是言喻无法抹除掉的。

木医生一脸呆滞。

言喻道:“对,你说这些都是我以前做的混蛋事,但现在,我和你讨论是爷爷的病情,我言喻愿意用人头担保,我若治不好爷爷,你一枪崩了我。”

曹家人倒吸一口气,这一刻,都觉得言喻疯了。

他凭什么敢这么保证?

“好,你治不好,我崩了你。”曹须眉一脸的杀气腾腾,“我给你这个机会。”

言喻马上转身对木医生:“给我准备三根银针。”

木医生犹豫了下,罢了,曹家的人都同意了,他这个外人也不敢说什么。

医科大被开除的,那就是说是半路出家的,连行医证都没有了!哎,疯了,疯了!

很快,护士就拿来了三根银针。

“爷爷,我一定就治好你的,因为,我答应你,我言喻从今天开始会让你骄傲。”

言喻飞快的把三根银针扎在了曹爷爷三个脑后穴位上。

随后,他退后了两步。

成败在此一举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言喻脸上。

空气似都凝结了!

言喻缓缓的伸出右手。

然后,他竖起了中指。

对着躺在病床上的曹爷爷。

曹爷爷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曹家的人全体懵逼了!

震怒!

“畜生,我杀了你,你这是大逆不道。”

“老爷子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做出如此畜生行为,老子打死你。”

“直接打死这混球。”

曹家的暴怒。

老爷子就要一命呼呼了,你丫居然竖中指。

你说你有办法治好老爷子的病,现在好了,你这是活生生气死老爷子啊。

曹须眉眼都红了。

一道肉眼都无法看见的光芒,在言喻中指形成,随后,嗖的一声,这一道白光渗透进老爷子的脑颅中。

躺在病床上曹老发出啊的一声,好像是因为被言喻混蛋行为气得大叫,接着两眼一黑昏迷过去了。

“草。”

几个曹家的年轻人冲上去对言喻拳打脚踢。

曹存望绷着一张脸,迸出几个字;“把这个废物拉出去打。”

言喻没有反抗,他要是动手起来的话,这几个曹家的人根本不是对手。

几个年轻人要拖着言喻出去打死的时候,本来昏迷中的曹爷爷眼睛突然张开,只觉得一片神经气爽,就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重活似的,这令他感到不可思议。

“都住手,谁叫你们动手的。”曹爷爷霍然挺直坐了起来,一脸怒气,“谁给你们权利打言喻的。”

“爸,你,你没事?”

“爷爷,你不是被昏过去了吗?”

曹家的人一个个都瞪眼了。

那几个人也停止殴打言喻。

木医生也是有点傻眼的看着曹老,此刻,曹老状态看上去太反常了,脸色红晕,声音响亮,一点都不像是快要死的老人,这也不是什么回光返照的征兆。

“言喻,这,这什么回事啊?”曹存望老脸一红,刚才,是他第一个人叫人打言喻的。

“是啊,言喻,你真的治好了老爷子?”

其他的曹家的人也诡异的问道。

尼玛,哪有治病对着人家竖中指的。

言喻温和的笑容:“爷爷的病基本上好多了,剩下就是好好照理修养了,木医生,你可以用最先进的仪器来检查一下爷爷的病情。“好,好。”木医生说道,也是有这么一个想法。

说做就做。

曹家人,言喻就先出去了病房。

留下老爷子在全身检查。

片刻之后,木医生和几个同事走了过来,曹家的人立即过去询问曹爷爷病情。

木医生不可思议说道:“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刚才我给曹老做了全身检查,他的脑出血好了,而且,身子比之前更加硬朗了,这,简直是医学上奇迹啊。”

“这个,言喻啊,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三根银针施展出来的效果会有这么神奇?”木医生不耻下问,“教你的那个老人,我可以见一下吗,我想和他请教一下一些医学上问题。”

言喻咳嗽一下,那是一个幌子而已,真正牛逼的是他的这一根中指所蕴藏的灵力,可以修复人体器官的损坏和衰竭,对于木医生的问题,言喻扯皮搪塞过去,反正把所有的牛逼都推到那个莫须有‘师父’身上就可以了,木医生等人听到他说师父行踪不定,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后,都很遗憾的样子。

对于言喻表现出来“反常”的实力,曹家人也是半信半疑,可不管什么说,老爷子现在好了,这是事实,对他刚才表现,也是点点头。

毕竟,老爷子在一天,曹家在这个城市就威风,辉煌一天,老爷子是家族的镇家之主,哪怕退位下来,可还是有很多学生,部下都当上了其他部门的领导的,多多大少给老爷子面子。

“那我先回去了,我有点累了,晚上我再过来看爷爷。”言喻说,刚才第一次使用这中指上的灵力恢复老爷身子一些损坏器官,他感到一阵倦态,可能这是第一次使用的效果,所以想回去躺一下。

“须眉,你送言喻回去吧,。”岳父曹存望说道。

“不用,不用,我打车回去,。”言喻说。

“你开我的车回去。”

曹须眉说,和言喻出了医院。

“车钥匙。”曹须眉站在医院大门口,把车钥匙递给言喻。

言喻拿着车钥匙走人。

走了几步,就听到曹须眉叫他的名字。

“嗯。”言喻回头。

“那个,谢谢。”犹豫了一下,曹须眉说道,然后头也不回进医院去看爷爷了。

“不客气,都是一家人。”言喻看着曹须眉飒爽英姿的背影,嘴角勾着一抹温暖的弧度。

言喻来到车棚下,驱动车离开医院,快回到家的时候,言喻想着要改善一下和曹须眉的紧张不友好的关系,就把车子停下在银行门口,打算去银行取钱,然后去菜市场买菜。

来到ATM取款机前面,要取钱的时候,一看,机器故障。

行,就在银行大堂里面吹吹空调也是好的,这天气太热了,大步走进银行大厅,取了排位号,就开始等叫号。

“混蛋,想跑。你找死啊。”

突然一声怒喝。

言喻抬头一看,只见门外冲进来一个戴眼镜男子,双手死死抱着一个黑色公文包,后面跟着是五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其中有两个男赫然手里拿着***。瞬间,银行就乱作一团了。

“砰。”

有人开枪了。

“都他妈的给我安静。”一个好像是老大的男子喝道。

但,来取钱的市民哪里安静得下来,其中一个男惊慌想要跑出去的之后,直接被一枪打到了大腿上,血流如水,后者捂着受伤大腿不停的嚎叫着。

“再叫,老子送你下地狱。”一个男子大步过来,一枪顶着受伤男子的头。

“别杀,别杀我,”受伤市民吓尿了,嘴唇不停的哆嗦着。

“跑,跑你麻痹的,让你跑。”一个脸上有点刀疤的男子过去对戴眼镜男子几个大嘴巴抽着,抽的牙齿都飞出来了。

银行内部的人早就按下了报警器。

刀疤男子看了一眼玻璃里面银行工作人员,骂娘,“操,搞得老子好像是来抢银行的一样,狗日的。”

“全部的人,到那边角落蹲着。”刀疤男子对着所有在银行的取钱市民大声喝道。

立即,所有来这里取钱的人都被“遣送”到大堂的最角落。一个个瑟瑟发抖,哪里见过这种吓死人的场面,以前都是在电影才见到的,谁知道现实也上演这么一幕。

“刀哥,现在怎么办?”一个男的问道。

刀疤男子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一不做二不休,就玩大了,麻痹的。”

外面,一阵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

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即出动警力,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银行,并且,团团包围银行每一个出口角落。

狙击手也已经在高处就位。

等待领导命令。

大批的市民也在警戒线外面观看。

警察赶都赶不走。

因为,银行内部的监控仪器可以看到大厅的情景,所以,警局这边和银行的人取得联系后,基本上掌握了里边的一些有用的信息。

随后,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在外面喊道;“我是市局的魏局长,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

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啊,我的大腿。”又一个无辜的市民被射中大腿,血液不停的渗流而出。

“没有诚意的谈话。”刀疤哥也是牛逼至极,对着外面人喊道,“别逼我杀人。”

魏局有点火大,这里面的劫匪也真是够大胆包天的,眉头皱了下,强攻肯定不行,里面的人质不下三十个,要是出了问题,他也得要受到一些牵连的。

“魏局,里面的两个市民大腿都受伤了,我现在进去和劫匪谈判。”曹须眉一身警服,上前,坚定的目光说道。

“须眉,你要进去?”

“对,我要进去,我看这一伙人好像不是专门来打劫银行的,无论是从装扮还是武器上来看,似乎是误打误撞的,。”曹须眉简短的分析,哪有打劫银行用***的,除非脑子进水了。她本来是要陪着爷爷,但一接到局里的电话后,就飞快赶了过来。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就可以继续阅读后续内容了哦!

警花老婆骂我没用,我忍住了…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甘肃省6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记者26日从省食药监局获悉,近期该局组织抽检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淀粉及淀粉制品、糕点、茶叶及其制品共340批次,抽检合格样品334批次,不合

  2. NO.2 【头条】两家软包厂被通报,不合格原因请大家都上点心!

    近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升级版消费品质量市场反溯专项监督抽查,分别

  3. NO.3 安徽省食药监局下架11批次不合格食品!铜陵产的有两批次!

    近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8年第44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抽检的436批次食品样品中,检出11批次不

  4. NO.4 省食药监局点名,泸州川味轩这个食品不合格,你吃过吗?

    对于爱吃火锅的人来说粉条是涮火锅时的必备菜然而,泸州这家火锅店的粉条遭了(图来自网络)▼ 泸州市食品

  5. NO.5 【广而告之】当心!这33批次食品不合格,电商实体均有销售,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 ,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抽检5类食品1209批次样品。抽样检验项目合格样品1176批次、 不合格样品33批次 。天猫

  6. NO.6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油及车用尿素市场经营秩序

  7. NO.7 2017年医疗器械企业飞行检查不合格项——文件管理

    医疗器械研发、生产,都必须有相关的文件程序。

  8. NO.8 今日立冬!注意这13批次羽绒服不合格

    ↑ 点击上方“黄山广播电视报”关注我们近期冷空气频繁发货,冬天则于今日正式登场。担当防寒保暖重任的羽绒服又被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