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说她害怕,让我去保护她…

自媒体 自媒体

“楼上是我的,楼下是你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上去。” [原创文章:www.pp00.com]

大厅中,秦兰芊芊玉手指了指楼上。

[好文分享:www.pp00.com]

“你上我下,很好。”

林风微微一笑,眼神随意从秦兰身上扫过。

秦兰长得很美,高挑,丰腴,曲线分明,尤其是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以及如丝绸般柔滑的秀发,无形中散发出迷人的气息。

“我……。”

秦兰瞪着明亮的眼眸,看着林风。

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靠谱吗。

她是大夏药业公司的总裁,公司在秘密进行一项研究,就是用现代中药治疗癌症,原本进行的很顺利,也很严密,但不知为何,竟然走漏了风声,引来了很多麻烦,几次差点被人绑架。

爷爷多方奔走,到处找关系,甚至托人去特种部队,才找来了林风。

据说林风在部队上,乃是一名特种兵战神,曾经在境外,单枪匹马,斩杀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人,让敌人闻风丧胆。

秦兰本以为,这种人应该很靠谱,属于冷面男,可她却没想到,林风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反正没有我的许可,你不准去楼上,明白吗?”

秦兰板着脸,拿出上位者的威严,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必须要给他点脸色看。

“上还是下,你决定就行,我无所谓。”

虽然林风回答的很正常,可秦兰总觉得不舒服。

爷爷也真是的,竟然给她找来这样的保镖,出于对爷爷的信任,以及对特种部队的信任,所以秦兰今天晚上,让林风进入别墅中。

郁闷的看着林风,秦兰有气没地方出,于是转身朝楼上走去。

上楼后,她跺了跺脚,把怨气发地板上。

“秦小姐。”

正当秦兰上楼时,楼下传来林风的声音。

秦兰瞥了林风一眼,淡淡道:“你有事吗?”

“我想问你,我今天晚上睡哪里。”林风问道。

“除了楼上,余下的随便。”

没好气留下这句话后,秦兰便回楼上的房间,她要给爷爷打电话,让老爷子通知那边的人,把林风炒鱿鱼,重新找个靠谱的来。

嘭!

秦兰重重的把房门关上。

大厅中,林风淡淡一笑,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这美女,真有意思。

楼下有很多个房间,林风把这些房间门一一打开,他想寻找个适合的房间居住,视线看得远些的房间,有利于保护秦兰。

其实最好的位置就是楼上,但秦兰不让他上去。

……

二楼,秦兰正给爷爷打电话,她严肃道:“爷爷,我不管,反正我觉得林风不靠谱,你告诉那边的人,我要重新换人。”

呵呵!

电话中,传来一个老者的笑声,道:“兰兰,林风可是托了很多关系才请来的,他才刚来,你就要换人,爷爷我如何向那边交代。”

“爷爷,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觉得他不靠谱,我要重新换一个。”

“兰兰,没事,别怕啊,你们都是年轻人,万一真要是发生点什么,你可别给我们老秦家丢脸,不要被他吓住了,也不要输给他。”

电话中,秦兰的爷爷留下这句话后,便挂了电话。

“喂,爷爷,爷爷。”

嘟嘟嘟!

秦兰还在拿着手机,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爷爷已经挂了电话。

生气中的她,将手机重重的扔在床铺上。

老的不正经,小的不靠谱。

林风不靠谱也就算了,大不了重新换一个,毕竟只要有钱,保镖很多,但爷爷不同,她没办法换。

糟糕!

生气中的秦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身,慌慌忙忙下楼。

楼下!

一个房间中,林风愣愣出神的站在门边。

他刚打开这房门,结果便看到房间的床铺上,放着几个大大的……,有黑色的,白色的,也有红色的。

这真的是太那个了,而且还有精美的花纹。

这肯定是秦兰的,不过她那么高挑,丰腴,有这么大很正常。

踏踏踏!

正当林风看着这些东西时,楼上传来焦急的高跟鞋脚步声。

原来是秦兰匆匆忙忙跑下来了,她上次晒衣服,由于下雨,慌忙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扔在这房间的床铺上,忘记拿去楼上了。

该死的,可别被那个不靠谱的林风看到了,要不然他上火,就算喝凉茶都没用啊。

不过秦兰绝望了,因为她刚跑下楼,便见林风站在那房门前,正看着房间中。

秦兰既生气,又尴尬,于是慌慌忙忙跑过去。

啊呀!

由于跑的焦急,所以秦兰不小心摔跤。

“小心。”

林风眼疾手快,将秦兰抱住,紧紧的贴在身前。

温暖,舒适,而且还有些淡淡的芳香气息,这感觉太美了。

秦兰惊慌失措,慌慌忙忙将林风推开,她居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搂抱了,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岂能如此亲密无间的接触。

万一林风弄出火花,她想逃都没地方跑。

将林风推开后,秦兰进入房间,将那些东西收起来,放在袋子中。

真是好尴尬啊!

林风站在门前,看着尴尬窘境的秦兰,他微微一笑,这美女,真是越来越有意思。

秦兰收好东西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林风,道:“不准乱看。”

“看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到。”林风微笑道。

窘境的秦兰,恨不得找个地窖躲起来。

“秦小姐,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

虽然林风装的很认真,可秦兰却觉得很不舒服,越发觉得他不靠谱,可能是因为林风那轻浮的表情吧。

拿着东西,秦兰羞红着脸,与林风擦肩而过,然后小心翼翼朝楼上走去。

她特别小心谨慎,担心林风突然间抓住她,把她拖入房间中,之后房门一关,那她可就惨了。

爷爷让她不要给老秦家丢脸,这种事,无论输赢,她都没颜面啊。

秦兰很后悔,不应该如此相信爷爷,更不应该让林风来到这别墅中。

“秦小姐。”

秦兰正要窘境的离去时,林风的声音又传来。

“怎么了,你有事吗?”

秦兰冷若冰霜,冷冷的看着林风,不给他好脸色看。

对付这种轻浮的人,就要冷面寒霜,不能给笑脸,不能让对方有丝毫幻想。

“秦小姐,我想问你,何时才能签合同?”

林风很清楚合同的重要,这是一份保障。

合同!

秦兰眉头轻佻,淡淡道:“以后再说吧。”

留下这话后,她便慌慌忙忙上楼,不敢与林风单独相处在楼下。

不过至于合同的事,她是不会签约的,签合同,这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她明天就随便找个理由,说林风不合格,然后将其赶走。

只要有理由,爷爷也没办法,那边的人也不会有意见。

林风知道秦兰的心思,这美女,是想把自己给甩掉,开除啊。

这可不行,如果被解聘,肯定会被那些兄弟们笑死,这也将会在他人生中留下抹黑的一笔。

找了个位置好的房间后,林风便休息了,不过就算休息,他也随时留意四周的一切。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林风便起来了,他习惯了早起,因为早晨的空气好。

在院子中热身一下后,林风便回到大厅中,等秦兰这大美女总裁起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楼上传来动静,随后,只见一袭白色长裙,长发飘飘,以及美丽动人的秦兰下楼了。

不过秦兰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应该是没睡好,估计她昨天晚上好似防火防盗般,防了林风一个晚上,真心累啊。

“秦小姐,早啊。”

林风微微一笑,对秦兰招招手。

“你……。”

秦兰看了看林风,道:“你起的这么早?”

“呵呵,习惯了,而且当保镖,要睡的比夜猫子晚,起的比雄鸡早。”林风认真道。

秦兰美丽的眼眸,愣愣的看着林风,但她并非是感动,而是有点小小的失望。

她本想起早点,如果林风还没起,就说这个新来的保镖太懒了,接下来自然是炒鱿鱼。

可秦兰没想到,林风起的比她早,这办法不能用了。

老天啊,能不能给自己个机会,秦兰在心底哀求着。

大厅中!

秦兰无精打采,若不是因为爷爷,以及考虑那边的面子,她才不需要理由呢。

“秦小姐,看你气色不好,应该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吧,不过请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完全可以踏踏实实休息。”

估计林风还不知道,秦兰今天起的很早,就是想看看他起床了没,如果还没起来,就以懒惰贪睡的理由让他走人。

嘿嘿!

秦兰苦涩一笑,有林风在,她才睡不好呢。

不过无精打采的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提着手提包,朝院子中的停车场走去。

院子中,有一片空地上,停放着好几部豪车。

有保时捷,有玛莎拉蒂,也有兰博基尼,不过最贵的还是那款布加迪威龙珍藏版,价值一亿多,这可是她托了很多关系才买到的。

至于限量版,这根本买不到,因为不是钱的问题。

这如同劳斯莱斯最顶级的那一款,并非有钱就能买到的,因为那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普通商人没办法买。

秦兰指了指最豪华的那款车,对林风说道:“看到了吧,那是我最喜欢的豪车,你既身为我保镖,就必须要会开这一款车,而且还要很熟悉,否则就不合格哦,那我也没办法。”

这款车的操作,与普通的豪车不同,所以秦兰以为,林风肯定不会开。

其实所有的车都一样,但顶尖级的豪车,有些操作不同。

“放心吧,别说一款豪车,就算飞机我也能开。”

就在秦兰以为,林风肯定是吹牛时,她没想到,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竟然朝她的豪车走去。

林风来到车旁,五指间闪烁过一道白色的光芒,不过速度很快,身后的秦兰没发现。

轻轻一拉,林风拉开车门,然后坐上去,一个完美的调头,就把车子给开了出来。

“秦小姐,请上车吧。”林风淡淡一笑道。

“你……你……。”

秦兰不可思议,道:“你没我的钥匙,为何能打开车门,以及启动车子。”

“这算什么,就算是最顶尖级防火防盗的安全门,只要我愿意,分分钟就打开。”

噗嗤!

秦兰差点两腿发软,软绵绵的倒在地上,这真的太可怕了,也就是说,如果林风晚上想去她的房间,就如同进入自个儿的房间,完全没丝毫阻拦。

天呐,这究竟是个保镖,还是个神偷啊。

秦兰有气无力,很郁闷的坐上车。

“去大夏制药公司吧。”

她越发觉得林风太危险,连顶尖级的防盗门都能打开,与这样的人在一起,防火防盗根本没用。

由于有导航,所以林风不怕迷路。

星洋市很繁华,这里是一线城市,工厂众多,一栋栋高楼大厦高入云霄。

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

大夏制药公司,是星洋市最大的药品企业。

这里屹立着一栋栋高楼大厦,以及一层层写字楼。

门口的两个保安,见到总裁的豪车后,将自动门打开,笑眯眯的站在门边,迎接着总裁到来。

豪车停下后,车内走出来两人,分别是林风,以及秦兰。

不远处的那些保安们,还有公司中的一些职员,见到林风竟然与总裁同乘一部车后,很好奇打量他几眼。

大家很好奇,究竟是何人,能与总裁同乘一部车。

“哈哈,秦小姐。”

就在林风,即将与秦兰去写字楼时,一道豪爽的笑声传来。

只见一个浓眉大眼,肥头大耳的男子,带着七八个保镖威风禀禀的走了过来。

这男子长的特别胖,而且还很矮,走路时,就好似个在地上滚动的大冬瓜。

那七八个保镖,清一色戴墨镜,以及穿着黑色的西装,那霸气,以及神态,如同保镖之王,精英高手,就连走路都有种飘飞的感觉。

那七八个保镖,拥护着一个如同大冬瓜般的男子,威风禀禀的走向秦兰。

这些人走路的姿势特别霸气,尤其是那黑色的披风衣,在清风中不停的飘荡,就好似蜘蛛侠般。

“庞总,原来是你啊。”

见那如同大冬瓜般男走来,秦兰浅淡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

庞总看得心花怒放,秦兰那么美丽迷人,身材那么高挑,丰腴,他不知在多少次,把自己幻想着男主角,甚至还梦见过。

大步而来后,庞总伸出两根手指,随后,一个保镖抽出一支大雪茄。

哒!

另外一个保镖,亲自打烧了火机,弯腰为庞总点烟。

呼……

庞总猛抽一口大雪茄,吐出了浓浓的烟雾,然后抖了抖烟灰。

这表情,这装比,都没法形容了。

不远处的那些保安们,还有一些公司的成员,远远站在一旁观看,却没人敢过来,毕竟庞总的气场太强了。

“庞总,请问你来此有何贵干?”

秦兰笑颜如花,但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贵干!”

庞总眼神发亮,打量着秦兰最迷人的部位,而且还将最后一个字咬的很重。

秦兰眼眸中闪烁出一丝厌恶,但她还是强颜欢笑,能不得罪对方,便尽量不得罪。

吐了几口浓浓烟雾后,庞总说道:“秦小姐,听说你打算发展新的产业,我们现在没饭吃,想与你入个伙,赚点钱。”

秦兰温柔一笑,道:“庞总,我只是初步打算而已,还没走上正轨,你现在谈合作,前景还不明朗啊。”

“没上正轨,就是因为没有上正轨,所以才不明朗嘛,上了正轨,明朗了,我还投资个屁啊。”

庞总的这些话,也真是绝了,占便宜也不带脏话。

“哈哈哈。”

那些保镖们,个个‘哈哈’大笑。

秦兰气得颤抖,身前上下起伏,她算是见识了没有最流氓,只有更流氓。

“庞总,抱歉,我想咱们不适合合作。”

冷冷留下这句话后,秦兰便要离去,就算她性格再好,也是有脾气的。

何况这里是她的公司,如果被庞总百般调戏,这会让她威严扫地,以后很难威慑下面的员工。

“秦小姐,看来你是不给我面子啊,我手下有那么多的兄弟,他们可都快没饭吃了,如果你拒绝,那我明天把所有兄弟带来,一起来向你讨饭吃。”

庞总威胁秦兰,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不同意合作,就要带人来闹事。

“庞总,我一再忍让着你,你可不要太过分了。”

秦兰忍无可忍了,这个讨厌的家伙,她真想将其狠狠踩在脚底下。

“过分,有吗,兄弟们,我有过分吗?”

如同大冬瓜般的庞总,敞开双手,霸气侧漏。

他身后的那些保镖们,则是凶狠的看着秦兰,个个目露凶光。

“哟,庞总啊。”

一个保安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把脸伸了出来,凑到庞总身前,道:“庞总,好久不见啊。”

啪!

庞总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打在那保安的脸上,怒道:“见尼玛啊,你这傻比,你谁啊,老子我认识你吗?”

那保安挨了一个耳光,被打得滚在地上,帽子都掉了。

“你……。”

秦兰瞪着美眸,庞总竟然打她的保安,打她公司的人,这是不给她面子。

不远处,那几个原本想凑过来的保安,被吓得站在一边,呆呆的看着庞总这些人,但却不敢过来。

还有公司中的那些职员们,也是被吓得躲在一旁。

一处偏僻角落中,一男职员焦急道:“糟糕,庞总欺负我们的总裁了,还打了我们公司的保安,我们要不要过去占个人头啊。”

“你这傻比!”

一旁,另一男职员不满道:“你他玛德如果不想死,那就过去占个人头吧,但我敢保证,你走出这公司后,肯定会被打死。”

“那还是算了吧,我还不想死呢。”

还有那些女职员们,也是吓得好似小鸟般,不敢冒出头来,都被庞总的霸气震慑了。

那个保安可怜兮兮的,被一个巴掌打飞在地上后,他趴在地上捡起帽子,然后悄悄的爬起来。

嘭!

这保安刚趴在地上捡起帽子,正想爬起来,庞总又给他一脚,将他踢飞在地上。

“你给我住手,休再打我员工。”

秦兰忍无可忍,想要冲上去,用手中的提包,狠狠砸过去。

“秦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冲过来啊,若不然我不小心抓到哪里,或者扯破你的衣衫,那我可不负责任。”

说话时,庞总还瞥了瞥秦兰身前。

秦兰被气得呼吸急促,身前也上下起伏着,她真要抓狂了。

啪啪啪!

就在秦兰很生气,庞总很得意时,一道鼓掌的声音传来。

“谁啊。”

“玛德,谁啊。”

庞总很恼火,他还在装比,以及威慑秦兰呢,可竟然有人鼓掌。

是哪个傻比在鼓掌,庞总发誓,如果逮住这鼓掌的傻比,他一定会将对方打死,在这里,只有他一人能装比。

不满的庞总,转动着大脑袋,发现鼓掌的竟然是一个很年轻帅气的人,这人不但年轻帅气,而且还站在秦兰的身旁。

愤怒!

恼火!

妒忌!

诸多情绪,一一涌现庞总心头,他最见不得帅的男子,何况眼前这男子不但帅气,与秦兰走的很近,而且还一脸淡定,玛德,淡定给谁看啊,装的吗。

“小子,你这傻比,谁让你鼓掌的。”庞总愤怒道。

秦兰也是压低声音,道:“林风,不要冲动,庞总人脉很广,而且还是九龙帮五爷的结拜兄弟。”

虽然她昨天晚上觉得林风不靠谱,以及一直想找机会把林风辞退,可秦兰也担心林风不知轻重,得罪了庞总。

呵呵!

鼓掌中,林风露出淡淡的笑容。

“笑你玛个必啊,你他玛德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想死吗?”

庞总越看林风,越是觉得不顺眼,于是夹着大雪茄,以及戴着大金表的那只手,凌空指指点点。

“庞总,你好霸道,而且似乎很喜欢打人耳光。”

林风淡淡的声音传来,但他已经生气了,因为对方不但百般羞辱秦兰,甚至还动手打人。

“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随着庞总的愤怒,那七八个保镖,杀气腾腾的朝林风靠近。

踏踏踏!

这些保镖们,就如同杀手般,一步步的逼来。

秦兰慌慌忙忙拉了拉林风,想把林风拉到她的身后,因为她知道,这些人不会打自己。

虽然她对林风没好感,可也不希望林风第一天就被人打残,否则爷爷没办法向那边交代。

林风背负双手,纹丝不动,无视那些保镖,他看着庞总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庞总,既然你这么喜欢打人的耳光,那不如这样吧,让我打你几个耳光试试。”

什么!

庞总错愕,还以为是听错了,天下竟然有这么傻比的话。

不远处的那些职员们,也是被吓得脸色苍白,总裁身边的那个男子,难道是傻子吗,竟然主动提出要打庞总的耳光,这不是找死吗。

所有人的意识中,仿佛看到林风被打得半死,以及被打得跪地求饶的下场。

“庞总,我向你保证,你将会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

林风的这句话,彻底激怒庞总。

嘭!

“给我打死他。”

庞总将大雪茄扔在地上,重重踩踏在烟头上,戴着大金表的那只手指着林风,大声咆哮。

不打死林风,他就不是庞总,不弄死林风,将来还怎么来这里耍横啊。

躺在地上的那个保安,已经捡起帽子,慌慌忙忙爬起来了,而且还来到秦兰的身后。

至于那七八个保镖,在庞总的命令下,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的情形,如同《功夫》中,斧头帮成员出动的情形。

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人,前赴后继的冲向林风,秦兰不忍直视,慌慌忙忙转身,对身后的保安说道:“快,打电话报警。”

可那个保安,惊呆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亲眼所见,林风在几秒钟之间,施展了各种绝技,如同洪荒猛兽般,轻易将这些人全部给解决了。

这!

太不可思议了,这保安揉了揉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功夫,这样的高手,只有电视剧中才有,帅爆了。

秦兰焦急的催促道:“快啊,快打电话报警啊。”

“总裁,不用报警了。”那保安颤抖着声音,瞪大着眼睛。

不用报警了!

秦兰暗想,难道林风已经不行了,被打趴下了,所以不用报警了。

焦急中,秦兰慌忙转身,这一瞬间,她脑海中想到过无数种可能。

A,林风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不行了。

B,林风躺在地上,脑袋被那些人踩在脚下。

……

可是回头后,秦兰也是懵了,确实有人躺在地上,但那不是林风,而是庞总手下的那七八个保镖。

另外一旁,庞总戴着大金表的那只手,依然在做出发号施令的动作,但他却无法出声了。

因为他发现,那七八个保镖竟然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逃!

回过神来后,庞总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然后再召集更多的人来。

踏踏踏!

胖乎乎的庞总,跑起来好似个大冬瓜,仿佛在滚动着,而不是在跑着。

嗖!

林风冲了上去,一脚踢在庞总的背心上。

啊呀!

咕噜噜!

庞总一声痛叫,肥胖的身体,如大冬瓜般,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出去。

“小子,我是九龙帮五爷的结拜兄弟,你敢动我,五爷不会放过你的,老子我告诉你,九龙帮有九条龙,五爷排行第五,位高权重。”

庞总不说这话还好,他说了这话,林风更生气了。

玛德,还九条龙,难道九龙帮是大江大海啊,能容纳九条龙。

大步走过去,林风好似抓起个大冬瓜似的,将庞总给提起来,然后抬起手,便是几个耳光。

啪啪啪!

一连串的耳光声,就好似鞭炮声般,很有节奏的传来。

庞总那如冬瓜般的身体,在原地转了十几个圈,然后双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头昏脑涨的停了下来。

丝丝!

听到这如同鞭炮般的耳光声,众人倒吸一口气,这打耳光的技术太好了,不知是在哪家技术院学的。

林风轻轻弹去衣衫上的灰尘,平静道:“我刚才说过,你一定会看到自己被打肿的脸,我向来说话算数。”

言毕,林风走向一个小美女,随意一笑,道:“美女,可以借个镜子用用吗?”

“可以,可以。”

这小美女不停的点头,就好似小鸡啄米般,在手提包中掏出小镜子。

“谢谢。”

道谢一声后,林风把镜子放在庞总面前,道:“你现在可以看自己的脸了。”

庞总放开双手,当看到镜子的那一刻,他都不敢想象,镜子中的人是他。

因为镜子中有个猪头,红肿的大脸,起了包包的脑袋,以及肥肥的大耳朵,就差没有猪鼻子了。

这,这还是自己吗?庞总不敢相信。

“好了,你可以滚蛋了。”

林风挥了挥手,一脸平静。

庞总指着林风,愤怒道:“小子,你给我,你给我……。”

嘭!

林风很不耐烦,一脚踹出,将庞总朝大门踹去。

庞总圆滚滚的身体,竟然撞开了大门,然后滚落在外面。

“老板。”

“老板。”

那七八个保镖站起来,焦急的追出去。

“小子,我还会回来的。”大门外,传来庞总不甘的声音。

林风将镜子,还给了那个小家碧玉般的美女,道:“美女,谢谢你的镜子。”

“不客气。”

这小美女收起镜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与林风对视。

帅气!

霸气!

那些职员们,纷纷佩服的看着林风,实在是太帅气了,偶像。

林风转身,很潇洒的对秦兰说道:“秦小姐,抱歉,你公司的大门,可能被那死胖子撞坏了。”

“没事,没事。”

秦兰脸上露出迷人的酒窝,笑颜如花的看着林风,她早就想收拾庞总那垃圾了。

上班时间到了,所以那些职员们,纷纷朝不同的大楼走去。

这里有生产部,有人事部,有财务部,仓库部等等,大家纷纷回各自车间,要不然迟到了,是要扣工钱的。

那个被打的保安,摸了摸脸,然后灰溜溜的离去,他要回岗位站岗了。

“你叫什么名字?”秦兰突然问道。

由于公司很大,有上千人,所以她只认识那些高层。

“总裁,我叫胡八。”

“胡八,从今天开始,你担任保安队长,月薪双倍。”

秦兰可能是因为内疚,所以提拔胡八当队长,弥补心中的歉意。

“谢谢总裁,谢谢总裁。”

胡八激动的连连鞠躬,致谢,当了队长,月薪上万,这是他梦寐以求的薪水,只要好好干几年,虽然将来回去后,不一定能娶上村花,但盖房子是不愁的。

此刻的秦兰,当看向林风时,眼神与之前都不同了。

“林风,你……。”

秦兰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她的手机铃声想起,于是歉意道:“抱歉,我接个电话。”

“好的。”林风点头,表示无所谓。

生产部好像有事,所以生产部的部长,特意给秦兰打电话。

接完电话后,秦兰对林风微微一笑,道:“你先去财务大楼,六楼的总裁办公室吧,我等一下来找你。”

大型公司中,总裁的办公室一般都在财务部大楼,因为财务部,是所有公司最重要的部门。

“秦小姐,需要我与你一起去吗?”林风问道。

“不用,这里是公司中,我的安全不用担心。”

留下这句话后,秦兰便慌慌忙忙离去,看得出,她很着急,估计生产部遇到大事。

林风来到财务部大楼,进入了大厅中。

这大厅很大,十分明亮,地板砖光可照人,他要在大厅乘坐电梯,然后去六楼。

“先生,你好,欢……。”

大厅中,一个前台美女起身,原本想说欢迎光临,可见来者是林风后,她开心的笑了笑,道:“先生,是你啊。”

这个美女,就是刚才那个小家碧玉形的美女,长得很秀气,小巧玲珑,很讨人喜爱。

“嗨,美女,原来是你啊。”

林风微微招手,然后很潇洒的朝电梯走去。

那秀气的小美女,一直笑眯眯的站在台后,看着林风如风般潇洒离去的背影。

哗!

林风刚大步走到电梯门前,电梯门便打开了。

电梯中,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子,大步踏了出来,她步伐很快。

这美女大约一米八上下,不过涂脂抹粉很浓,虽然有几分姿色,但鲜红的嘴唇,以及雪白的脸,格格不入。

她穿着狐色宽领衣,以及黑色短裙,那宽领衣下,甚是雄伟壮观。

由于她出来的速度很快,所以挤上了林风。

“啊呀,妈呀!”

这女子叫了一声,然后摸了摸身前,生气道:“瞎了你的狗眼啊,你这穷鬼,竟然还撞上来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这女人飞扬跋扈,其实不是林风的错,是她出来的太急,步伐太快,所以挤上去了。

林风蹙眉,明亮的眼神,如同剑芒般看向这女人,若非对方是个女人,他早就出手了,敢如此辱骂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女人原本还想大骂几声,可发现林风的眼神后,她突然间觉得如临深渊,不敢大骂了。

“晓红,你没事吧?”

电梯中,那中年男慌慌忙忙跑出来,而且还一直盯着晓红那里看,仿佛想要看个透明。

这中年男大约有四十岁上下,秃顶,奸相,一看就知道不是良民。

哼!

晓红冷哼一声,气呼呼站在一旁。

中年男背着手,威严的看着林风,想在晓红面前好好的表现,所以他怒道:“你谁啊,是哪个供应商公司的人,或者还是哪个员工,走路竟然如此不长眼,我要开除你。”

林风看不惯对方那嚣张样,于是也问道:“你又是谁啊。”

“我乃大夏制药集团大股东,马柱头。”

亮出身份后,这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风,等待着林风趴在地上忏悔,可他失望了。

“哦,马猪头啊。”

这名字还真奇怪,不过马柱头是公司大股东,地位确实很高,这种级别的人,能影响到总裁的一些决断。

马柱头愤怒,恼火的看着前台美女,道:“前台,给我查查这个人是谁,如果是下面供应商的人,通知那边的人炒他鱿鱼,如果是本公司的人,让他立即滚蛋。”

那个小美女连忙低头,不敢说话。

“不用查了,我乃林风,秦兰的保镖。”林风说道。

保镖!

马柱头微微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总裁的保镖,这他还真没办法开除。

哼!

晓红冷冷道:“不就是保镖而已,与保安那种看门狗有何区别。”

林风眼眸中闪烁出一丝寒意,这女人太欠揍了,无论任何行业的人,都应该尊重,不要去诽谤,正如假设没有农民工人,城市也不会这么繁华。

马柱头眯着小眼睛,脸色阴晴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过眯了眯小眼睛后,他说道:“晓红,走吧。”

晓红对林风翻了个白眼,然后狠狠的离去。

“马股东,你想听个故事吗?”

就在马柱头,即将带着晓红离去时,林风声音传来。

故事!

马柱头很好奇,这林风只是总裁保镖而已,而且才刚来,能有什么故事啊,而且就算有故事,用得着对他说吗。

林风看了看马柱头,说道:“以前国外,有个女子表演节目,叫人蛇共舞,结果那条蛇,在焦躁中,咬住了那女人的……,后来不出几个小时,那条蛇中毒死了,你猜是怎么被毒死的。”

“那条蛇是怎么死的?”

马柱头亮着脸,他对这问题很感兴趣,可林风已经进入电梯,离去了。

电梯外!

晓红恶狠狠的瞪了电梯大门一眼,那该死的林风,竟然变着法子对付她。

马柱头还在刨根问底,继续问道:“晓红,你知道那条蛇是怎么死的吗。”

噗嗤!

大厅中的那小美女,忍不住笑了笑,她觉得林风太坏了,也太幽默了,就连骂人,也能骂的这么幽默。

“喂,你笑什么,你知道那条蛇是怎么死的吗?”见那前台小美女笑了,马柱头问道。

“马总,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这小美女低着头,装着检查登记本。

“被硅胶毒死的,你现在知道了吧。”

没好气的回答后,晓红气呼呼的离去,林风欺负她,马柱头竟然还傻乎乎的刨根问底,真是气死她了。

硅胶!

马柱头突然间瞪大眼睛,摸了摸嘴巴,一副惊呆之色。

……

林风走出电梯后,便来到六楼。

走廊上静悄悄的,而且还放着很多盆景,有墨竹,有古松,还有草兰,秦兰是个很讲究的美女,所以她这层楼的盆景很多。

而且林风还发现,这层楼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大门上写着‘总裁室’三个字,另一个房间既没有门牌号,也没名字,估计这房间,是秦兰平时休息的地方。

她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将这层楼设计得只有两个房间。

嘎吱!

正当林风打量时,总裁办公室房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人。

美女!

竟然又是个美女,这美女大约有二十七八岁,很成熟,有一张美丽迷人的脸蛋,尤其是那白色衬衫下,感觉要撑破似的,让人过目难忘。

迷人的面庞,细腰,长腿……

林风都无法形容了,反正她的身上,聚齐了所有男人都喜欢的类型。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就可以继续阅读后续内容了哦!

女总裁说她害怕,让我去保护她…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甘肃省6批次食品抽检不合格

    记者26日从省食药监局获悉,近期该局组织抽检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淀粉及淀粉制品、糕点、茶叶及其制品共340批次,抽检合格样品334批次,不合

  2. NO.2 【头条】两家软包厂被通报,不合格原因请大家都上点心!

    近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开展了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升级版消费品质量市场反溯专项监督抽查,分别

  3. NO.3 安徽省食药监局下架11批次不合格食品!铜陵产的有两批次!

    近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8年第44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抽检的436批次食品样品中,检出11批次不

  4. NO.4 省食药监局点名,泸州川味轩这个食品不合格,你吃过吗?

    对于爱吃火锅的人来说粉条是涮火锅时的必备菜然而,泸州这家火锅店的粉条遭了(图来自网络)▼ 泸州市食品

  5. NO.5 【广而告之】当心!这33批次食品不合格,电商实体均有销售,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 , 近期,市场监管总局组织抽检5类食品1209批次样品。抽样检验项目合格样品1176批次、 不合格样品33批次 。天猫

  6. NO.6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

    严厉打击销售不合格成品油及车用尿素违法行为,依法维护成品油及车用尿素市场经营秩序

  7. NO.7 2017年医疗器械企业飞行检查不合格项——文件管理

    医疗器械研发、生产,都必须有相关的文件程序。

  8. NO.8 今日立冬!注意这13批次羽绒服不合格

    ↑ 点击上方“黄山广播电视报”关注我们近期冷空气频繁发货,冬天则于今日正式登场。担当防寒保暖重任的羽绒服又被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