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双重指挥,是北洋海军的重要败因 | 短史记

自媒体 自媒体

[转载出处:www.pp00.com]

[转载出处:www.pp00.com]


甲午之战,清朝的败因好多。


好比,在计谋上既不知彼也不亲信。对日本的军事实力,多数清廷官员能够说是毫无所知,他们深信“倭人所恃铁甲战舰,仅有巨细二艘”(翰林院侍读学士准良奏折),“彼国只有铁甲一艘,名曰扶桑,……其余各舰悉系同治年间所造木质旧船”(翰林院编修曾广钧奏折),“日本倾国兵数欠妥中国之一,又弱不经战”(江南道监察御史钟德祥奏折)决议层中的翁同龢、刘坤一、张之洞等人,也均在对日战事上抱持着弗成理喻的自信,张甚至认为中国只要闭关绝市,日本就会屈就。而日本参谋本部第二局长小川又次提交给天皇的《征讨清国策案》等资料,已经将清廷的戎行实力——总军力几多,八旗兵几多,绿营兵几多,练军几多,蒙古兵几多,勇兵几多,各自练习情形若何,装备情形若何,俸禄各有几多,可否敏捷开往前方——查询得比清廷本身还清楚


图:《征讨清国策案》(部门)


此外,清廷戎行中弗成救药的“二元权力架构”,也是清军的致命败因之一。所谓“二元权力架构”,简洁说来,就是自宁靖天堂以来,由朝廷直接掌握的八旗与绿营已彻底破败,其国防支柱不得不依靠处所督抚所组建的练军与防勇。这些练军与防勇的身份相当微妙:(1)他们是朝廷的戎行,也会受到朝廷锐意的提防;(2)他们是带有处所派系配景的戎行,也会受到其他派系配景者的抵制。


北洋舰队成军后,这种“二元权力架构”不只没有消弭,反而有所激化。英国教官琅威理愤而告退,就是这种体系弊病的直接产品。


琅威理的去留,是北洋水师军纪的一道分水岭。甲午战后,“来远”舰帮带大副张哲溁回首旧事,曾感伤琅威理脱离后,戎行不只操练掺水、军令不该,还搞起了化军为家的闹剧,很多人不再在军舰吃住,而是搬去岸上与家眷同居:


“前琅威理来军时,日夜操练,士卒欲求离船甚难。……自琅去后,渐放渐松,将士纷纷移眷,晚间住岸者,一船有半。”①


提督丁汝昌也有雷同的感伤,认为琅威理人品极好,以身作则,其练习给北洋舰队带来了极大的实益:


“洋员之在水师,最得实益者,琅总查为第一,……其人品亦以琅为最。常日卖力练习,制定章程,与英国一例,……即在吃饭之时,亦复心手互用,不愿稍懈。”②


图:琅威理


琅威理被迫告退的经由,清人姚锡光的《东方兵事纪略》中有简要的论述:


“水师之建也,琅威理督操极严,军官多闽人,颇恶之。右翼总兵刘步蟾与有违言,不相能,乃以计逐琅威理。提督丁汝昌本陆将,且淮人孤寄群闽人之上,遂为闽党所制,威令不成。琅威理去,操练尽弛。自摆布翼总兵以下,争挈眷陆居,军士去船以嬉。每北洋封冻,水师岁例巡南洋,率淫赌于香港上海,识者早忧之。”③


大意是:遣散琅威理,乃以刘步蟾为首的北洋“福建帮”管带群体的历久阴谋。1889岁尾,北洋舰队南巡至香港,提督丁汝昌因事离队,右翼总兵刘步蟾即将提督旗降下,换升总兵旗,旋遭琅威理抗议——琅威理其时身为“水师副管辖”、“赏加提督衔”;在琅威理看来,提督离去,本身这个副提督尚在,刘步蟾却改升总兵旗,这分明是对本身的鄙夷与挑战。


说刘步蟾“以计逐琅威理”,或许有些过于阴谋论,但琅威理因治军严厉而与这些管带之间关系不睦,则是事实。这场辩说闹到李鸿章处。李的立场恍惚,既未申斥刘步蟾做得纰谬,也没说琅威理的抗议不成立,而是发电报给左翼总兵林泰曾(不是右翼总兵刘步蟾),让他另给琅威理做一面旗号:


“琅威理昨电请示应升何旗,章程内未载,似可酌制四色长方旗,与水师提督有别。”④


给副提督零丁做一面旗号,非是水师老例,自不克让琅威理写意。稍后,琅威理北上与李鸿章当面商议此事,二人不欢而散。琅威理不克懂得李鸿章何以要用如斯暧昧恍惚的立场处理此事,遂愤然告退。


给副提督零丁建造“四色长方旗”,既谈不上对琅威理“舰队副提督”身份的尊敬,也谈不上对刘步蟾升总兵旗行为的支撑,实属一种息事宁人式的和稀泥。李鸿章如斯做,也有他的不得已。北洋舰队有淮系配景,但也是朝廷的戎行。朝廷赐给琅威理的“副提督”已明言只是“虚衔”,李鸿章自不克无视朝廷将琅威理的“副提督”弄成“实授”,然后让他去升提督旗;但李鸿章与他的代理人丁汝昌,又进展倚重琅威理的治军能力,来约束北洋舰队中的“福建帮”(周馥曾向李鸿章申报舰队管带军纪涣散,李的回应是:彼等武人,难以绳墨范之。当丁汝昌因伤不克视事,李的指示即不克获得管带们的贯彻,除了去电斥责丁汝昌,李并无他法)。李鸿章夹在“二元权力架构”之中,给琅威理零丁另制一面旗号,就成了没有法子的法子。


但这种复杂把持——虚衔与实授之间的微妙涵义、旗号背后朝堂与督抚之间微妙的均衡——不是琅威理所能懂得的(事实上他也没有义务去懂得)。琅威理之所以告退,是因为他在这番辩说中,获得了一种感受,似乎本身仅仅只是“一介总督之私役”。


琅威理的告退,不只是北洋舰队军纪的分水领,也是影响英国在东亚的政治天平向何方倾斜的一个要害节点。而获得英国当局的默许,恰是日本动员甲午之战的底气之一。


图:琅威理与北洋水师官兵合影


这种“二元权力架构”带来的弊病,也发生在战争傍边,具体示意为光绪皇帝与李鸿章,对丁汝昌的各类互相辩说的批示。


好比,1894年7月26日,李鸿章电报指示丁汝昌:


“汝即带九船开往汉江洋面游巡迎剿,惟须相机进退,能保全坚船为要。仍盼速回。”⑤


1894年8月1日,李鸿章又电报指示丁汝昌:


“总署催汝统铁、快各船,往仁川四周,截击其运兵船,机弗成失。……速去速回,保全坚船为要。”⑥


这两份电报,显露总理衙门曾给李鸿章施加压力,强调“机弗成失”,要求北洋舰队向日军提议冲击。而对中日水师景遇较为熟悉的李鸿章——与翁同龢等人坚信日本水师不胜一击有所分歧,李鸿章甲午前夜曾上奏报告称日本水师“新旧快船推为可用者共二十一艘,中有九艘自光绪十五年后分年购造,最快者每点钟行二十三海里,次亦二十海里上下”,这些信息大体相符事实——对中日水师对决的胜负并无把握,所以在通报总理衙门的指示的同时,给丁汝昌的号令是:(1)要出击,如许才能应付总理衙门;(2)要“相机进退”“速去速回”,“保全坚船”是最主要的事情。


图:丁汝昌


但这种应付很快就行欠亨了。光绪皇帝发觉到了丁汝昌报告中的“未遇敌船”其实是不想与敌船睁开直接的正面比武,连发谕旨严责李鸿章,要他查询丁汝昌是否存在锐意避敌的行为。好比,8月5日的谕旨是如许说的:


“丁汝昌前称追倭船不遇,今又称带船巡洋,倘日久无功,安知不仍以未遇敌船为诿卸处所?近日奏劾该提督怯懦规避,偷生纵寇者,几于众口一词,若众论属实,该大臣不成参办,则贻误军机,该大臣身当其咎矣!”⑦


谕旨里威胁说要拿丁汝昌“身当其咎”,实际上敲打的乃是李鸿章。无奈之下,李鸿章遂命丁汝昌于一月之内,四度率舰队出海,以应付光绪。但中日水师之间没有大战,光绪绝对不克写意;北洋舰队不克击败日本水师,光绪也绝对不克写意。9月17日的黄海大战,北洋舰队受创颇重,但根本尚存;两天后,光绪再发严旨,催促修复军舰再战,李鸿章遂指示丁汝昌,尽快将船只修复到能行驶的水平,将其开上洋面,以应付朝廷的严责,同时也威慑一下日军,但要注重弗成与日军军舰交战,要懂得其中“虚虚实实”的真意:


“定、镇、靖、济、平、丙六船必需漏夜修竣,早日出海游弋,使彼知我船尚能行使,其运兵船或不敢放胆横行,不必与彼寻战,……用兵虚虚实实,汝等当善体此意。”⑧


这种杂沓的双重批示,贯穿了整个甲午战争,直至北洋舰队消亡。




注释

①《张哲溁呈报》(光绪二十一年二月十三日),收录于陈旭麓等主编《甲午战争(下)》,第398-399页。

②《丁汝昌集》,山东大学出书社1997,第34页。

③姚锡光:《东方兵事纪略》,中华书局2009,第88页。

④《李鸿章全集·电稿卷·12》,上海人民出书社1986,第12页。

⑤《李鸿章全集·电稿·2》,第812页。

⑥同上,第836页。

⑦《军机处电寄李鸿章谕旨》,清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卷16,第11页。

⑧《李鸿章全集·电稿·3》,第16页。




介绍阅读


朱元璋流放沈万三的故事,是假的,也是真的


清朝水师学校教《左传》,日本水师学校教《舰队活动指南》


汉景帝为什么要气死申屠嘉、腰斩晁错、饿死周亚夫?


自媒体微信号:pp00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全球首发!武汉19-nCoV 肺炎影像学表现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从属协和病院放射科组织人员统计剖析确诊病例的病史资料和影像学示意,并查阅国表里文献。 赶出了这套幻灯,全球该病

  2. NO.2 云南已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1例 昆明4例 曲靖、玉溪、红河、大理

    据云南省卫健委25日传递,2020年1月25日,云南省申报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6例,新增重症病例1例(昆明)。新增确诊病例中:

  3. NO.3 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袭,增强免疫力是硬核!

    一转眼,非典已经是17年前的事了,但还历历在目,可好多人并没有吃一堑长一智。 钟南山院士指出,今朝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肺炎一定存在人传人

  4. NO.4 免疫细胞,是人体“最好的医生”,它强你就强!七大行为会摧

    免疫细胞,是人体“最好的大夫”,它强你就强!七大行为会破坏它,别欠妥回事!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溢着细菌、病毒以及另外有毒有害物质的世界

  5. NO.5 科学家发现一批可能对新型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

    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蒋华良、饶子和领衔,20余个课题组介入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免疫化学研究所抗2019-nCoV病毒传染结合应急攻

  6. NO.6 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武汉归来,健康报专访实录!

    受国度中医药治理局、国度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结合指派,北京中医病院院长刘清泉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病院急诊科主任齐文升于1月21日正午

  7. NO.7 武汉,江苏医疗队来了!

    1月25日,大岁首一,江苏省卫生健康委收到国度指令,晚7点22分,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将乘坐列车奔赴武汉! 首批江苏医疗队由147人构成,2名领队由江

  8. NO.8 再建一个!武汉将建第二个“小汤山”医院!

    今世界午3点半,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批示部举办调剂会,决意在武汉蔡甸火神山病院之外,估计2月5日,再建成一所“小汤山病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