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美禁令后,中兴被离职的高管都去哪了?

自媒体 自媒体

遭美禁令后,中兴被离职的高管都去哪了?

[原创文章:www.pp00.com]


[原创文章:www.pp00.com]

12月1日,华讯方舟(000687)控股股东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讯方舟集团”)发布消息,经董事会审议通过,聘任范虎为华讯方舟集团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全面经营管理工作。


范虎此前为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在今年4月份中兴通讯遭遇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禁令风波,中兴通讯数十名高管、董事在美国商务部要求下被迫离职,40岁的范虎正是其中的一员。


今年6月,中兴通讯为解决禁令制裁问题,根据美国商务部要求,更换了公司以及子公司中兴康讯的全部董事会成员,同时与公司和中兴康讯的现任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层领导,以及任何参与、监督BIS签发的建议指控函或拒绝令所涉行为负有责任的管理层或高级职员解除合同,并且禁止中兴通讯及其子公司或关联企业再聘用上述人员。


6月29日,中兴通讯公告,殷一民、张建恒、栾聚宝、赵先明、王亚文、田东方、詹毅超、韦在胜等共十四名董事于2018年6月29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7月5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赵先明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徐慧俊、庞胜清、熊辉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职务,邵威琳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职务。


同时,多家媒体报道称,中兴通讯另有十多位高级副总裁辞职,名单中有韩凌、张建国、许明、樊晓兵、程立新、范虎等。


这些高管多为毕业于名校后在中兴通讯奋斗多年的精英。这些曾在通信行业的人,现在都去哪里任职了?


高管行业内跳槽任要职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通信行业是这些离职高管的选择之一,如范虎就任的华讯方舟集团总部位于深圳,主要从事Ku/Ka/Thz在内的高频谱技术研发与应用,公司简介称,在太赫兹(Thz)领域,拥有多项自主算法及半导体为基础的核心知识产权,公司拥有包括华讯方舟股份(000687.SZ)在内的多家分子公司。


范虎个人简历显示,其毕业于武汉大学,2004年加入中兴通讯,曾先后担任尼日利亚代表处CEO、MTN总监办CEO、中兴通讯副总裁等职。


在他之外,另一位离职名单内的高管樊晓兵在9月初出任高新兴(300098)副总裁,高新兴主业为通信网络运维信息系统。该公司与中兴通讯亦多有合作,在去年12月,高新兴完成了对中兴通讯子公司中兴物联股权收购,持股由11.43%变更为95.5%。


樊晓兵简历显示,教育背景为南京邮电大学硕士学历。自1997年研究生毕业加入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担任软件研发工程师,网络事业部测试部部长,网络事业部副总经理,数据网络产品总经理,中兴通讯质量部部长兼首席质量官,中兴通讯承载网产品总经理,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兼全球MKTing及解决方案销售部总裁,并主管中兴通讯MTO经营部,在通讯行业领域有逾20年的管理工作经验。


董事多从事投资


而从中兴通讯离职的非独立董事,多在从事投资工作。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中兴通讯前董事长殷一民以法定代表人身份现身一家在今年10月新注册成立的投资公司——南京俱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主要是受托管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从事股权投资管理。


殷一民作为大股东持有该公司50%股权。该公司另外一名持股25%的股东谢建良,曾任中兴创投董事总经理。事实上,殷一民在中兴通讯期间就曾负责投资业务,中兴创投正是在2010年由殷一民发起创立的。


张建恒不再担任中兴通讯副董事长等职务后,仍任职于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航天投资)董事长职务,其从2017年3月份担任此职务,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为航天投资第一大股东。


在中公教育借壳A股公司亚夏汽车这一重大重组案中,航天投资作为合伙人身份参与的北京航天产业投资基金(下称航天产业)出现在中公教育股东名单,在亚夏汽车重大重组公告中,张建恒为航天产业的委派代表。


中兴通讯前总裁赵先明则现身于北京明智先锋投资合伙企业(下称明智投资),公司在今年11月6日注册,赵先明持股86%,该公司同时出现了前述离职高管范虎的名字,范虎持有该公司7%的股权。


明智投资名下有一家公司——北京红山信息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红山)注册时间为11月8日,其持有后者80%股份。北京红山工商资料显示经营业务主要是工程、技术研究和实验发展等。


还有部分离职的董事任职于中兴通讯第一大股东中兴新通讯关联公司。


曾担任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CFO职务的韦在胜,当前任职航电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航电投资公司)董事长、中兴新云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两公司分别注册在2018年9月份、1月份,股东都包括中兴通讯的第一大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


韦在胜还担任四个自然人股东成立的深圳兴维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的股东名单中还包括了前述中兴通讯离职董事中的翟卫东。


中兴通讯一位匿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采访的副总裁表示,“从今天中美两国在阿根廷达成新共识,以及日前美国对晋华公司再次出手进行出口管制的事件分析,我认为中兴通讯以及这些高管在客观上都是中美博弈背景下的受害者,所以尽管他们离开了中兴通讯,仍然获得了市场认可。”


当前,中兴通讯进入业务修复期。公司股价在7月初触底后,到近期逐渐修复到20元每股的位置,反弹幅度超60%。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作者:孟庆建   编辑:刘骏

相关文章

格力电器30亿力挺!A股半导体/ODM双龙头即将诞生,闻泰科技剑指双千亿目标

裁员1.47万关闭7家工厂!通用汽车加速转型新能源的背后

2018年中国十大IC设计企业解析:到底都有谁?

别再捧杀华为了!签下德国6400亿、中东2700亿5G订单纯属瞎扯!

重磅!曾学忠升任展锐副董事长兼CEO,楚庆出任联席CEO!

先进制程之战,英特尔/台积电/三星谁能将摩尔定律进行到底?

美国发布最新301调查报告:指控中国VC承担技术转移角色!

人脸算法全免费!虹软要做AI领域的赋能者!

美国新一轮“出口管制”还没落地,你就被震惊、吓尿了?

“一个创业者的求助”背后:乐行天下与东莞易步的恩怨情仇!

行业交流、合作请加微信:xintiyan001
投稿请发至:yj@padnews.cn
芯智讯官方交流:221807116

Copyright2018.皮皮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